当前位置: > 心理 > 寫給所有的抑鬱癥患者,死並不是你唯一的解脫方法

寫給所有的抑鬱癥患者,死並不是你唯一的解脫方法

她,有著一份不錯的工作,但總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恐慌:害怕自己工作出差錯,害怕生病,害怕別人議論自己;擔心失業,擔心現有的一切會失去。

他,每天總是無精打采,對所有事情失去興趣,害怕與人溝通,每天昏昏沉沉的,跟做夢一般。常常覺得活著沒意思,感到死是唯一解脫的辦法。

這是兩位深受抑鬱癥困擾的人,極度的憂鬱拂去瞭他們生命中的陽光,甚至一步步把他們推向絕路。

寫給所有的抑鬱癥患者,死並不是你唯一的解脫方法

前幾周有一位紮著馬尾、大學生模樣的女孩和我聊天,告訴我她不想活瞭。女孩子眼睛明亮,嘴上還塗著淡淡的唇彩。可是,這麼一個看上去青春煥發的女孩,因為抑鬱癥的折磨,春節前曾先後用割腕、跳樓這些極端的方式,打算結束自己的生命。

我叫她小寧,我問她“你當時怎麼想,現在怎麼想”我希望可以通過這樣的辦法讓她打開心扉。在她的講述下讓我認識瞭另一個灰暗、絕望的她。

21歲的她曾兩度輕生,3年前,小寧還是一名高三學生。“那時老師說我考重點大學很有希望。”但是,“考大學”3個字漸漸成瞭小寧的負擔。“我發現自己怎麼也開心不起來。”再後來,她上課時無法集中註意力,心裡總是亂糟糟的,胸口有一種透不過氣來的感覺。

母親帶她去進行心理咨詢,醫生診斷她屬於輕度抑鬱。經過治療後,她的緊張情緒逐漸緩解。當年高考,由於比本科線低2分,小寧被一所大專錄取。半年後,小寧戀愛瞭,男友就讀於重點大學,這段戀情卻遭到瞭小寧傢裡的反對。小寧心中的烏雲再次聚集:“我一直是個乖乖女,不敢違背父母的意願,但我卻舍不得和他分手。怎麼辦?”連著很久,她腦子裡揮之不去的就是這個難題,小寧覺得無助,她流淚、失眠,逐漸開始語無倫次。父母急瞭,帶她去市精神衛生中心就診,醫生的結論是“抑鬱癥”。父母瞞著小寧,藏起瞭所有的藥物說明,告訴她得的是心肌炎。

寫給所有的抑鬱癥患者,死並不是你唯一的解脫方法

秘密被藏瞭2年。而堅持服藥的小寧,心情也慢慢舒解瞭。去年年底,小寧無意中發現瞭被藏的說明書,上面寫著治療抑鬱癥、精神分裂……

“當時我一下子傻瞭,原來我一直在吃治這種病的藥。抑鬱癥不就是精神病嗎,我還能有什麼希望!”雖然在敘述過去,小寧還是忍不住哭瞭出來,“父母把我養這麼大,我卻成瞭一個沒用的廢人!”,在極端灰暗的情緒下,女孩想到瞭死。

小寧是幸運的,因為她最終被救瞭回來。如今,她的病情也得到瞭控制。而還有不少人,卻因為沒有及時得到治療,永遠離開瞭這個世界。

寫給所有的抑鬱癥患者,死並不是你唯一的解脫方法

如果你也是一個抑鬱癥患者,如果你也整天想著如何自殺,如果你也以為隻有死瞭才能解脫的話,我告訴你,最後難過的隻有你的父母。你活著的時候不能帶給他們快樂,死瞭還要讓他們如此悲傷,你以為的解脫,隻是自己一個人的解脫,活著的人會因你而更加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