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娛樂 > 折翼中南-光影背後真實的越南戰爭

折翼中南-光影背後真實的越南戰爭

「戰爭的結局是一片白色的墓地,上面鐫刻著新近戰死者的姓名,那祭文冗長而又陰鬱,被愚弄者長眠於此,他們試圖強力奪取東方的土地。」——佚名

我們這一代人,對那場發生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東南亞雨林中的戰爭,最初的印象都是來自於美國的電影,那些或殘酷或悲壯或凝重或哀傷的影像,讓我們看到瞭一個光怪陸離的越戰。而本文將從眾多越戰題材電影中選取出五部真實事件改編的作品,展現光影背後真實的越南戰爭。

折翼中南-光影背後真實的越南戰爭

《重見天日》(Rescue Dawn)

真實的「絕地求生」

在「收放自如」的貝爾(Christian Bale)主演的眾多影片中,本片並不出眾,但確是難得的真實反映越戰時期美軍戰俘(POW)的電影。片子改編自導演本人於1997年制作的一部紀錄片《小小迪特想要飛》(Little Dieter Needs to Fly),取材自德裔美國海軍(US Navy)飛行員迪特·丹格勒(Dieter Dengler)的真實經歷,他於1966年2月在老撾被擊落,不堪忍受戰俘營的虐待折磨,和同伴一起出逃歷經坎坷最後獲救,電影基本忠實的還原瞭他的故事。

折翼中南-光影背後真實的越南戰爭

雖然對比史實,存在著「和迪特一起被關押的戰俘是7個不是6個」、「削弱瞭另一名被俘美軍飛行員Gene DeBruin的作用」的爭議,為瞭照顧PG13的分級摒棄瞭原紀錄片中的一些涉及虐待折磨段落,但影片整體質量還是可圈可點。整個越戰期間,美軍被俘最多的就是飛行員,而且大多數是軍官,其中最為人知的是2008年美國大選共和黨候選人約翰·麥凱恩(John McCain)。而關押他們的場所最著名的莫過於被戰俘戲稱為「河內希爾頓」的河內監獄( Hoa Lò Prison)。當時的北越即越南民主共和國(DRVN)雖然在1949年簽署瞭《日內瓦公約》(Third Geneva Convention),但被俘的美軍仍然飽受酷刑虐待、囚禁折磨,嚴重營養不良,並被強迫發表反美聲明,北越將這些行為視作打擊美國軍方和國民士氣的方式。

折翼中南-光影背後真實的越南戰爭

戰俘們的命運一直為美國人民所關註,很多團體為戰俘們奔走,但直到1973年巴黎和平協定(Paris Peace Accords)簽署,北越才開始遣返美軍戰俘,截至目前,仍有1350名美國人仍然被列為越戰戰俘或戰鬥中失蹤(MIA)。

折翼中南-光影背後真實的越南戰爭

說說迪特的後半生,獲救的他又在海軍服役一年,退伍後加入環球航空公司(Trans World Airlines)成名一名民航飛行員和試飛員,2000年被診斷患有肌萎縮性側索硬化癥(ALS),一年後吞槍自殺,享年63歲,安葬在阿靈頓國傢公墓(Arlington National Cemetery)。葬禮上,海軍儀仗隊(Navy honor guard)為他守靈,F-14雄貓戰鬥機(F-14 Tomcats)在他的墓地上方列隊飛過表示敬意,以紀念這個不屈的靈魂。

折翼中南-光影背後真實的越南戰爭

《漢堡高地》(Hamburger Hill)

戰爭的殘酷與虛無

對於美國陸軍(US Amry)第101空降師(101st Airborne Division),很多人都會想起《兄弟連》,而本片的主角就是這支二戰時的英雄部隊,隻是戰場從西歐平原到瞭南亞雨林,而他們這次的戰鬥也不再像二戰時那般意義重大,而是幹脆毫無意義。

折翼中南-光影背後真實的越南戰爭

漢堡高地戰役,軍史稱「937高地之戰」( Battle of Hill 937),是旨在切斷北越(DRV,即越南民主共和國)向南越越盟遊擊隊(VC)輸送人員物資路線的阿帕奇雪行動(Operation Apache Snow)的一部分。行動中有情報顯示,北越精銳部隊第29團(29th Regiment)在 937高地周圍活動,101空中騎兵師(101空降師在越南的番號)第三旅(3rd Brigade)下轄的第187步兵團3營(3rd Battalion,187th Infantry Regiment),也就是本片主角們所在部隊,作為主力參加瞭強攻937高地的戰鬥。

折翼中南-光影背後真實的越南戰爭

戰鬥從1969年5月10日持續到20日,過程之血腥慘烈可以在本片中一窺究竟,第一次看的時候還是錄像帶(VHS),其中北越士兵被爆頭的場景是我的童年陰影。而現實有過之無不及,眼前的慘狀和輿論的鞭撻讓師長馬爾文·紮伊斯少將(Major-General Melvin Zais)一度考慮取消進攻,戰地指揮官韋爾頓·霍尼卡特中校(Lieutenant colonel Weldon Honeycutt)則強烈反對上級用501空降團(501st Parachute Infantry Regiment)、506空降團(506st Parachute Infantry Regiment,《兄弟連》的原型部隊)替換他們主攻,帶領損失慘重的187團3繼續這場絞肉機般的戰鬥。最終,即使有強大的火力支援,美軍仍付出瞭72人陣亡,372人受傷的沉重代價(南越軍隊31人陣亡,137人受傷),擊斃敵軍630人,經過十幾次沖鋒終於拿下瞭937高地,並因此次「勝利」,178團3營獲得瞭總統集體嘉獎(the Presidential Unit Citation)。

折翼中南-光影背後真實的越南戰爭

然而占領主峰後,當一位傘兵將一塊寫有「漢堡高地」字樣的紙板釘在燒焦的樹幹上,另一位傘兵路過這塊牌子時,添上瞭一句「這一切都值得嗎?」(Was It Worth It?),冥冥中預示瞭這場戰役的虛無結局。

折翼中南-光影背後真實的越南戰爭

6月5日,「沒有戰略價值,易攻難守」的937高地被美軍主動放棄,北越隨之將其再次占領,全美一片嘩然,國會都出面幹預,爭議之大甚至直接影響瞭越戰走向,艾佈拉姆斯將軍(General Creighton W.Abrams,美軍M1主戰坦克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不得已中止瞭非常有效的「最大壓迫」(maximum pressure)政策,屢遭重創的北越軍隊和南越南越越盟遊擊隊得到瞭喘氣的機會,更重要的是尼克松(Richard Nixon)宣佈實施「戰爭越南化」(Vietnamization)政策,把作戰任務逐步移交到南越共和國軍手中,駐越美軍開始撤回美國本土。

折翼中南-光影背後真實的越南戰爭

可以說,漢堡高地是越戰的一個分水嶺,自此,美軍徹底放棄瞭贏得越戰的打算,開始尋求體面地結束越戰,也有人說它是整個越戰的一個縮影,自相矛盾而徒勞無功。

折翼中南-光影背後真實的越南戰爭

《生於七月四日》(Born on the Fourth of July)

對於美國的愛與恨

關於越戰傷殘軍人的電影首推《榮歸》(Coming Home)?雖然獲獎無數,但「還是選擇原諒她」的劇情實在三觀爆炸,所以我更喜歡這部「浪子回頭金不換」片子。

折翼中南-光影背後真實的越南戰爭

越戰造成瞭美軍58220人死亡、303616人受傷(至少21000人終身殘廢)、2500人失蹤,慘烈的戰事讓幸存的參戰老兵身心俱損,很多都患上瞭彈震癥(shellshock),現在叫創傷後應激障礙(PTSD),更雪上加霜的是當時美國國內的反戰氣氛之濃烈,國民對越戰老兵嗤之以鼻。「我們為什麼在越南?」最早提出這個疑問的就是退伍老兵,也是他們的血淚控訴引起瞭美國國內對越戰真相的關註。

折翼中南-光影背後真實的越南戰爭

《生於七月四日》男主角的原型人物朗·科維奇(Ron Kovic)就是其中一員,本片也是改編自他的同名自傳。他曾被肯尼迪(John F. Kennedy)的名言「不要問國傢為你做什麼,而要問你為國傢做什麼」( 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所感染,自願加入美國海軍陸戰隊(USMC),先後兩次赴越作戰,1968年1月20日遭遇伏擊身負重傷,導致胸部以下癱瘓。

折翼中南-光影背後真實的越南戰爭

痛定思痛的朗·科維奇成為瞭一名奉行和平主義的著名反戰者,他形容越戰「不道德且毫無意義」,即使因遊行抗議而先後12次被捕,仍矢志不渝的反對美國所有的對外戰爭。甚至在1999年我國駐南聯盟大使館被美軍轟炸之後,還去見瞭當時我國駐美大使李肇星,送上瞭誠摯的慰問和兩束玫瑰,也算是我國人民的老朋友瞭吧!

折翼中南-光影背後真實的越南戰爭

憑借《榮歸》獲得奧斯卡影後的簡·方達(Jane Fonda)稱此片就是從朗·科維奇的經歷中受到啟發,佈魯斯·斯普林斯汀(Bruce Springsteen)也在讀過他的自傳後創作瞭《shut out the light》。此外,這部影片也是阿湯哥(Tom Cruise)最接近奧斯卡影帝的一次,雖然輸給丹尼爾·戴·劉易斯(Daniel Day-Lewis)不丟人,但恐怕也沒機會再有這樣的角色讓他發揮瞭。

折翼中南-光影背後真實的越南戰爭

《孽戰》(Casualties of War)

一直在發生從未被清算的美軍戰爭暴行

本片改編自丹尼爾·朗(Daniel Lang)的同名書籍,事件原型是1966年發生在越戰戰場的192高地事件(Incident on Hill 192),1966年11月17日,美國陸軍第一騎兵師(1st Cavalry Division)四名士兵在巡邏過程中綁架一位名叫范世茂(Phan Thi Mao)的21歲越南女子,輪奸後擔心事情敗露將其殘忍殺害。

折翼中南-光影背後真實的越南戰爭

原著不僅揭露瞭戰爭的暴行,還詳細記述瞭斯文·埃裡克松(真名Robert m . Storeby,美國陸軍一等兵【PFC】,當時在現場未參與輪奸殺害范世茂)與四名罪犯及其上司艱苦而孤單的努力,他躲過瞭其中一人對他的暗殺,頂住瞭軍方的巨大壓力,最終將四人送上軍事法庭,卻眼看著法官們對他們「從輕發落」。

折翼中南-光影背後真實的越南戰爭

「回想起來,對於范世茂的死,我應當有所準備,在這樁暴行前,是一模一樣的無數行徑。這些暴行每天都在發生,不是以這種形式,就是以那種形式,是我後知後覺,很久才意識到,這就是戰爭的一部分,就像炮彈和靶子一樣。」失望透頂的埃裡克松如是說,不過他總算成功瞭,雖然結果並不如意。

折翼中南-光影背後真實的越南戰爭

越戰時美軍的暴行「罄竹難書」,越南還沒來得及伸冤訴苦,老美卻「惡人先告狀」,1973年以「戰爭罪」正式指控北越,理由是「違反《日內瓦條約》虐待戰俘」。另外,片中西恩·潘角色的原型Steven Cabbot Thomas,作為主犯的他先是被判無期徒刑,後減刑到20年,再後減刑到8年,且服刑1年半居然就可以假釋瞭!1991年,白人至上主義的他作為謀殺黑人的從犯而再次被指控,結果隻是一年緩刑。

折翼中南-光影背後真實的越南戰爭

《我們曾是戰士》(We Were Soldiers)

追憶往昔還是為越戰翻案

裡根(Ronald Wilson Reagan)執政時期,一改前幾屆政府對越戰的回避和遮掩,正視越戰歷史,肯定越戰老兵為國征戰的貢獻,標志就是1982年底越戰紀念墻(the Vietnam Wall)的落成。

折翼中南-光影背後真實的越南戰爭

因此,八十年代是越戰片的黃金時代,大銀幕上的反思佳作頻出,小熒屏上的打殺爽片不斷,這股熱潮到瞭九十年代開始減退,畢竟美軍走出瞭越戰陰霾,幹凈利索的打贏瞭海灣戰爭(Gulf War),似乎不再需要反戰反思,人們開始追憶被遺忘的榮耀。

折翼中南-光影背後真實的越南戰爭

梅爾·吉佈森(Mel Gibson)的這部反映越戰初期德浪河谷戰役(Battle of Ia Drang)的電影就誕生在這樣的背景下。電影改編自德浪河谷戰役指揮官、時任第7騎兵團第1營(1st Battalion, 7th Cavalry)營長哈羅德·摩爾(Harold G. Moore)及戰地記者約瑟夫·蓋洛威(Joseph L. Galloway)合著的《我們曾是戰士……曾年輕》(We Were Soldiers Once...and Young)。

折翼中南-光影背後真實的越南戰爭

原著的意義和書名一樣,旨在紀念交戰雙方陣亡或仍然生存的士兵,而影片基本就是一部帶有強烈傢國情懷的美式主旋律,且不說各種高大全的人物形象,六十年代「和諧」的種族關系,結尾時的「勝利大反攻」更是完全虛構的,真實歷史中美軍不但沒有找到北越軍隊指揮部所在地,第7騎兵團第2營(2nd Battalion, 7th Cavalry)還在撤出戰區時被分割包圍,16小時的戰鬥損失(155人死亡,124人受傷,4失蹤)居然比第1營持續的三天戰鬥損失(79人死亡,121人受傷)還大。這場戰役產生瞭3枚榮譽勛章(Medal of Honor,1967年、2001年、2007年分別授予)、2枚傑出服役十字勛章(Distinguished Service Cross)、1枚銀星勛章(Silver Star,追授)、3枚銅星勛章(Bronze Star,其中1枚含V飾【Valor】),其中,原著作者約瑟夫·蓋洛威是整個越戰期間唯一獲得銅星勛章的平民(1998年授予)。而影片一大缺陷的是對原著封面人物西裡爾·理查德·雷斯科拉(Cyril Richard Rescorla)的忽略,他作為第7騎兵團第2營的軍官,先後在X(LZ X-Ray)和A著陸區(LZ Albany)戰鬥。更為人稱道的是911事件(September 11 attacks)中他作為世貿中心的摩根史坦利投資公司(Morgan Stanley)的安全主管組織數千名員工有序撤離,最終拯救瞭2600多人的生命,自己則不幸罹難。如今他已成為瞭美國精神的象征之一。

折翼中南-光影背後真實的越南戰爭

曾經通過人在美國的姑姑,認識瞭一位越戰老兵Matt。他1969至1970年在越南服役,隸屬美國陸軍,曾在湄公河三角洲作戰。他還有個哥哥,當時在美國海軍服役,駕駛A-1E「天襲者」攻擊機(Douglas A-1 Skyraider)【《重見天日》男主角也駕駛這一型號】。在給我的傳真中,他似乎有意略過自己的戰鬥經歷,說得最多是自己的感受,我截取其中的一段作為結尾,因為原稿已遺失,我隻能憑記憶復述:「1970年,我在西貢(Saigon)新山一(Tan Son Nhat)機場離開越南,飛機起飛時,飛行員通過廣播說道:‘弟兄們,就要離開西貢瞭,大傢可以最後再看一眼越南。’我並不想看,別過臉去,發現沒一個人往向窗外。」

折翼中南-光影背後真實的越南戰爭

寫在後面:數月前,經電影交流群得知枕槍而眠主動請纓想要寫下自己多年來對於越戰電影的所見所想,欣然接受。作為解放軍老戰士的後代,枕槍而眠有著對於戰爭獨特的感悟,其語言詳實、生動且富有說服力。阿神在此對枕槍而眠的支持表示感謝。

相比北韓戰爭,曠日持久的越戰在美國一度引發反戰運動,不論是帶給美國人民的「創傷後應激障礙」還是其「橙劑」除草劑帶給越南人民的傷痛永遠不足以撫平。(至今很多恐怖題材的電影依然會立足於美國人經歷越戰的「創傷後遺癥」,或許,戰爭遠比鬼神更加令人毛骨悚然。)和平不易,且行且珍惜。

折翼中南-光影背後真實的越南戰爭

看,妖王都向你招手瞭,你還不關註嗎?

折翼中南-光影背後真實的越南戰爭

阿神的影視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