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科技 > 專訪曹三省:人類會被AI操控嗎?丨NewMedia聯盟

專訪曹三省:人類會被AI操控嗎?丨NewMedia聯盟

NewMedia聯盟(ID:newmediachina):NewMedia聯盟是中國最具影響力的新媒體聯盟,以提供自媒體孵化成長、價值變現、創投指南等服務為使命,讓情懷更具價值。

專訪曹三省:人類會被AI操控嗎?丨NewMedia聯盟

本期嘉賓簡介:

曹三省,中國傳媒大學新媒體研究院副院長、教授、博導,兼任中國傳媒大學智慧傳媒技術協同創新研究中心副主任。現為中國電子學會有線電視綜合信息技術分會科普委員會主任、雲計算與大數據青年專委會副主任、中國互聯網協會高校顧問、中國科協科學傳播專傢、中國校園微電影聯盟常務副主席、國際大學生新媒體文化節執行主席、新媒體國際協同創新促進中心專傢委員,曾獲「中國新媒體十大風雲人物」、「中國手機圈影響力100人」、「2015年度新媒體推動力人物」等榮譽,是我國新媒體領域內的知名學者專傢。

編者按:

在中國文化產業發展史上,2016無疑已成為最具魅力的年份之一。網紅元年、直播元年、VR元年、文創投資元年等諸多「元年」標簽加諸一身,既是文化承載形態多樣化的體現,更是「互聯網下半場」大賽正式開鑼的表征。流量紅利成為過去時,行動互聯網用戶增速放緩但內部結構發生巨大變化,內容創作者遭遇VR、AR乃至AI新技術的擠壓,傳統行業公關部、行銷部面對品牌價值輸出邏輯的變遷不得不主動求變。

2017過半,如何評價這些被冠以元年標簽的產業現況?我們帶著15個問題,專訪瞭中國傳媒大學新媒體研究院副院長、教授、博導曹三省。

【曹三省語錄】

  • 傳統媒體轉型做新媒體,最重要的不是做平臺,而是建新媒體團隊。

  • 中國的媒體融合,不會像西方的媒體行業那樣做減法,更多的是做加法,我們要考慮的是怎樣把加法做好。

  • 直播經濟遵守長尾定律的可能性更大。

  • VR有點忽冷忽熱,但網紅經濟的發展是從暴漲到理性回歸。

  • 「機器駕馭人」是一個很好的科幻主題,但現實中人類不會允許這些發生的。


Q&A

NewMedia新媒體聯盟:2016被稱為網紅元年,您怎樣看待網紅?網紅經濟的未來趨勢將是怎樣的?

曹三省:要用動態的觀點看待網紅,網紅不隻是目前人們所理解的用高顏值吸引流量獲得收益的群體。如果談網紅的特征,歸根結底就還是這兩個字,即「網」和「紅」,網紅需要依托於「網」,依托於人的網路,這種「網」不僅存在於技術層面,也會是更加宏觀而無界的。有「網」才有「紅」,「紅」就紅在獲取大量粉絲的關註、並進一步聚集為一批高質量社群。網紅是要符合大眾的選擇的,現如今,在大眾選擇力量的驅動下,網紅從某種意義上已經開始瞭專業化、內涵化等等諸多的轉變。用今天人們常說的「錐子臉」被動地迎合大眾,並不是長久的方向。網紅在以後可能會變成一種需要特別走心的工作。

網紅經濟的未來趨勢,或許會經歷一個由急劇發展到回歸平穩的過程,最終網紅群體所驅動的線上行銷和註意力經濟會成為一種人人都熟悉和適應的常態,更為眾多而多元化的網紅們會更加扁平化、碎片化地分享全體大眾的註意力和消費能力,網紅現象必然有一天變得不如現如今這樣令人震驚。正如在互聯網的發展進程之中,網路用戶的身份也是經歷瞭一種從新銳到大眾常態的轉變,從「網蟲」到「網民」,再到今天的全民皆網乃至萬物互聯,這種轉變也是會發生在今天的網紅領域之中的。

NewMedia新媒體聯盟:2016被稱為直播元年,上千個直播平臺湧現,直播亂象紛紛。盡管國傢出臺瞭《互聯網直播服務規定》,直播行業內部也發起瞭行業自律公約,但各種無下限的事件還是屢屢出現,您認為問題出在哪裡?規范化的關鍵是什麼?

曹三省:直播毫無疑問是非常火的,其所形成的流量經濟和註意力經濟的規模也很大,但是大傢也公認,直播存在很多隱憂,有很多問題似乎隱藏在狂歡的背後而未被發現,直播內容參差不齊,也時常出現各種低俗化的直播事件,這些現實問題都在影響著直播行業的可持續發展。這些情況的出現,主要因為直播行業目前是基於大眾參與的,主體比較混雜,從業者的傳播素養總體較為薄弱,他們有很多行為是難以預測的。

對於直播的有效監管,關鍵是要給出明確的底線、準繩和規范,並加強對這些規范的執行,從傳播責任和傳播素養方面進行規范,同時還需要引導直播從業者拿出好狀態參與主流傳播體系,為國傢和社會良性發展所需的核心價值與正能量的傳播註入鮮活的影響力,讓更多的直播從業者能夠認同這樣一種更為有序也更為可持續的發展環境。

NewMedia新媒體聯盟:「全民直播」時代是不是已經到來瞭?

曹三省:正如此前的新媒體技術催生的各類大眾化、2.0效應一樣,直播也是會向全民化的方向發展的,隻要直播有著它既鮮活又接地氣的魅力,就會有更多人參與到直播的大舞臺之中。早在2008年,美國《連線》雜志對新媒體的定義就是「所有人對所有人的傳播」,這種「所有人」效應和我們現在說的全民直播,是一脈相承的。

我們還要看到,所有人對所有人的傳播,同時也是遵守長尾效應和不對稱規則的,每個人都有在這個平臺上傳播自己的可能,但是,每個人的傳播效果和傳播力肯定是不一樣的。更為有力地掌握有效傳播策略和優質傳播資源的個體,會成為網紅、大V,成為極具影響力的傳播者,而更多大眾參與者則位於影響力較低的長尾一側,但這並不影響大多數人的參與熱情。

我們今天所說的全民直播,會是一個漸進實現的過程,直播一旦成為全民的常態,流量、註意力和傳播價值都將更為碎片化和扁平化,進而今天的「直播市場神跡」也將漸漸淡去,通過更具普及性的傳播手段使主播們有所營收、讓直播平臺能為更多人帶來收獲,將是直播業終將迎來的常態。

NewMedia新媒體聯盟:現在熱議互聯網下半場,業內認為流量紅利已經過去,獲取新流量非常困難。直播行業有沒有可能實現流量的自增長?

曹三省:這是直播行業比較聚焦的一個話題。流量紅利本身是一種階段性效應,主播們要實現流量增長還是要看氣質、看內涵、看內容,需要從這些角度去挖掘一些更有價值的東西。對於盈利模式和可持續發展的探索,是一個一直都會擺在我們面前的問題,實現有效盈利,需要在模式上做到「人無我有、人有我優、人優我特」,即便模式已經遍地開花,也能夠通過突出特色形成自己新的優勢。流量紅利隻是代表前面這一個階段,大傢隻是在用最粗放的方式、用流量把直播的盈利做出來,因此如果樂觀一些的話,在流量時代之後還是會有很多很有趣的盈利模式被創造出來的。

NewMedia新媒體聯盟:南方日報曾嘗試直播,推出自己的網紅記者,輿論褒貶不一,您怎麼看這一現象?

曹三省:在當前這個時代裡面,應當說整個媒體譜系,當然包括傳統媒體、主流媒體,都是需要試水一下直播、網紅等新媒體形態的,這些都值得鼓勵,我們需要更多的力量一起去尋找這些新模式背後的潛在規律。我們這個世界裡的智慧是分散在所有人身上的,不同角度殊途同歸的努力一定會探索出更好的模式。如果單純地隻有原生新媒體陣營在做直播、做網紅的話,也是會面臨和引發各種問題的,例如內容良莠不齊、缺乏傳播素養、傳播責任感缺失等。主流媒體在直播、網紅等新媒體舞臺上扮演具有適當戲份的角色,這對於新媒體的良性可持續發展是有很好作用的。

NewMedia新媒體聯盟:直播和短視頻的未來發展趨勢是怎樣的?您比較看好哪一類直播?

曹三省:這是一個很具開放性的問題,相信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直播代表瞭未來視頻領域的一種傳播常態,即,如果需要,人們可以隨時隨地把視頻展現在全網公眾面前;而短視頻則是當下視頻生態的重心所在,即,為瞭迎合快節奏生活中碎片化時間裡的消費需求,也為瞭「小而美」的產品策略,視頻提供者傾向於把視頻產品定位於短小精悍、鮮活快捷的形態。

步入2017年,短視頻迎來瞭新的風口,而這一階段上人們為短視頻又賦予瞭新的內涵和使命,無論是電商中更為普遍的產品指南短視頻內容,還是各行業內在各類溝通、展示中更加頻繁采用的商務短視頻產品,都是短視頻在此前的娛樂、資訊、知識等領域外拓展的新境界。關於直播的類型,個人比較看好具有垂直性的、能夠精準服務於一些特定用戶群體的類型,如教育類、親子類、旅遊類等等。

NewMedia新媒體聯盟:很多人說微信平臺的紅利期已經過瞭,您覺得呢?

曹三省:我們看到瞭微信平臺紅利呈現過期趨勢的若幹效應,而同時,凡事是沒有絕對的,對微信乃至微博都應該動態地看待,當既有模式遇到迅速變化的新環境,就會變得不適應發展、變得過時。但行業領軍的巨頭企業都是會持續創新的,近年來微信先後在行動支付、企業號、小程序等新產品上不斷創新,同時微信聚集瞭一個很大的用戶群體,形成瞭不可忽視也難以替代的社群效應,有人的地方、人們匯聚成群的地方,就有創造力、有驅動、有價值。當創新普遍獲得公眾的認可,產品就會有新的生命力,新的紅利期就會呈現在我們面前。

NewMedia新媒體聯盟:各種內容分發平臺讓人眼花繚亂,電商、瀏覽器都開始做內容入口,微信開始做小程序,這些略顯慌亂、「眉毛胡子一把抓」的發展戰略是否健康?

曹三省:四個字,「豐儉由人」,無論對於平臺還是傳播者都是這樣的。正如在電商側,支付寶和京東都在做內容入口,在社交側的微信也在做小程序,這都是基於平臺自身的戰略考量的,隻要有需要、有能力,就可以去做這些能夠為平臺揚長補短的事情。或許「略顯慌亂」隻是一種階段性效應和視角問題。能夠有效地「眉毛胡子一把抓」,實現平臺全面、均衡而健康的發展,反而應該成為未來的常態。

而對於行業內的傳播者來說,他們會看到越來越多的平臺,這是不可避免的發展趨勢,傳播者是需要不斷適應這種新環境的,而這種適應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並非難事,因為眾多平臺都會更加傾向於在產品設計上提供便利、進行可用性提升,使傳播者能夠更加快捷而方便地依托於平臺建立和運營自己的新媒體傳播渠道,這樣未來的傳播者就會更加得心應手地在眾多平臺之同時運作大量渠道,「仰首接飛猱,俯身射馬蹄」。

NewMedia新媒體聯盟:您覺得,做新媒體需要具備哪些能力?定位、內容、粉絲運營、商業變現,其中有哪些特別關鍵的節點?

曹三省:考慮到新媒體的持續創新與動態發展,學習能力、即自我提升、自我創新、自我再造的能力是最重要的。如何根據自身需要而迅速學習和掌握新技術、新工具,把它們轉化成自身的傳播力、特別是自己所提供的產品與內容的新穎性和被關註程度,對於新媒體從業者而言至關重要,可以說是從事新媒體行業的個體和機構所必須具備的能力。談到關鍵,總是相對的,往往我們最缺的東西,就是最關鍵的東西。

優質自媒體的商業變現是一個系統性的問題,很多時候問題可能不在於新媒體運營者,而在於整個業態,特別是在現實環境下,變現模式的故事可以很動聽地講出來,但由於市場規則的某種缺失,包括消費者付費意識或意願上的不足,導致實際變現效果遠非那樣理想。

就拿當前如火如荼的知識付費來講,也是存在很多圍城效應的,真正在做知識付費的企業反而有不少在感慨用戶仍然是「免費至上」,付費效果不如預期,平臺入不敷出等等。

究其原因,知識付費是根植於這樣一個邏輯:信息碎片化導致的海量低價值信息使用戶珍視真正富有意義的深度信息即「知識」,並在合理的價位上甘願為之付費而獲取它。然而當作為相對稀缺資源的「知識」被一整個產業的眾多蜂擁而至的企業紛紛提供到用戶面前的時候,原本珍貴的東西也就變得令人厭倦瞭,離開瞭用戶消費的動力,知識付費也就隻能是產業中人的一個美好的願望而已。

互聯網時代似乎助長瞭用戶的一個特點,就是所謂「任性」,很多人都願意毫不猶豫地為自己喜歡、需要、認為值得的東西付出也許不菲的代價,而對自己認為不值得的則付出一分錢都是多餘的。

關於當今的新媒體從業者,網紅、達人、自媒體、主播,我覺得滿重要的一點就是「入主流」,讓心靈走出自己小小的直播間,以天下蒼生為己任,以國傢與人民的名義,「俠之大者,為國為民」,讓自己和國傢、時代、社會和公眾的需求與願景更好地結合起來,融入「新興主流媒體」,這樣我們會找到自己的一個更為宏大的存在。

同時,我們也要為一個更好的新媒體業態去培育和共同尊重這樣一個商業環境、規則體系和盈利模式。新媒體的發展需要持續的創新,我們都需要更好地跳出自己原有的思維。中國的媒體融合,不會像西方的傳媒業態和市場環境中那樣做減法,更多的是做加法,我們傾向於在原有的體系之上增加新媒體中心、融媒體平臺等架構,培育一批新媒體團隊,再推動原有體系的逐漸消長,實現面向新媒體的轉型。

殊途同歸,每一條道路都是最好的路徑,隻要我們讓這個加法做好瞭、加對瞭,能夠讓我們新培育起來的新媒體團隊在新的環境下有效運行、茁壯成長,那就會是推動媒體融合進展的正確方向。

NewMedia新媒體聯盟:融媒體時代,傳統媒體該何去何從?未來,新媒體將是怎樣的圖景?

曹三省:在今天,傳統媒體較為普遍地存在某種意義上的認識割裂,一方面會處於積極樂觀的狀態,在自頂向下的宏大戰略推動下鬥志昂揚地推進自身和新媒體融合的發展。另外一方面也容易出現相對悲觀、焦慮的心態,因為看著自己原有的運營模式一點點的遠去,乃至斷崖式的下跌(包括電視行業,也遇到瞭傳統廣告模式的式微),這個過程是一種正常更迭。

我們要避免青黃不接,應該在舊模式倒掉的同時,讓新模式存在,讓自己的傳統優勢得到發揮。關於新媒體的圖景,希望傳統媒體可以通過媒體融合的進程搭上新媒體持續創新的這班車,新媒體會一直創新,用不瞭十年,我們就會看到新媒體行業發生的一些變化,曾經大傢關註的一些方向可能會慢慢地淡出人們的視野,新的熱點出現。

NewMedia新媒體聯盟:當我們談粉絲和社群時,往往是在新媒體的語境中。在傳統媒體轉型、融媒體進程加速的當下,傳統媒體如何借鑒「粉絲」與「社群」思維?轉型融合之後的商業化,可能是怎樣的模式?

曹三省:粉絲和媒體是45°角的關系,而社群和媒體之間是180°的對等角度關系。遵循「內容為王」,用好的社群戰略來凝聚粉絲,是很大的挑戰,對於傳統媒體和自媒體來說都是一樣的。和自媒體相比,傳統媒體需要補的很重要的一課,就是要讓自己迅速建立和管理社群的能力,即便是原生新媒體陣營裡,這方面也是在探索,探索著如何能讓社群裡粉絲質量、忠誠度、活躍度更高。

我個人和團隊最近在推動傳統媒體搭建好自己的權責范圍之內的自媒體聯盟,我們主張通過這種方式進行傳統媒體和自媒體的融合。今天的自媒體人會有一些自發的聯盟載體,大傢組團、互聯互通,這肯定會更好。可以由主流媒體去成立一個松散的自媒體聯盟,別把它變成政府的投入,大傢進行一種互補性的合作,這是一個方向。

效益從哪來?首當其沖的是傳統媒體和自媒體聯盟去組建起來之後,首先自主去探索一些盈利模式,比如我們做的一些社群,做一些O2O線上線下結合的活動,吸納瞭大量的粉絲和用戶群體,在這個社群環境下它產生瞭規模化的效應,導向、價值觀也沒什麼問題,未來也有可能得到政府層面的認同的支持,公共財政、服務也有可能投入到這裡面來。當然,我們還是說不能讓公共財政純粹為自媒體聯盟去書寫這樣一個過程,它要形成自己的機制,這是我們所主導的媒體融合的模式。

NewMedia新媒體聯盟:很多傳統媒體在轉型的過程中都開始做自己的新媒體平臺,但也遇到許多的困難,比如大力投資和換回的流量不成正比,您覺得存在這些問題的根源是什麼?

曹三省:傳統媒體在發展新媒體平臺的過程之中,由於自身往往並不具備充分的技術研發能力,所以主要通過外包完成平臺開發。一貫以來的外包,就在一定意義上形成瞭對技術提供商的過度依賴。而在這個過程之中,即便是技術提供商能夠做到有效的需求理解和開發過程控制,但由於方方面面的原因,往往還是會導致瞭平臺開發實效的低下。大量的資金與人力投入,換不回一個有用的系統。流量不夠預期,隻是其中的一個問題,如果我們在衡量一個新媒體平臺時,把流量作為最重要的、甚至唯一的內容成效來看待的話,那麼會有非常多的新媒體平臺都明顯是入不敷出的。

我們知道,今天在原生自媒體陣營之中,自媒體的致勝之道其實在於如何能夠依托諸多平臺、做好更多渠道、實現最優傳播效果和變現能力,沒有哪個自媒體人會自己建設一個龐大的新媒體平臺。然而受原有的單一封閉性思維方式的作用,傳統媒體會把自有自主的平臺視為唯一重要的戰略和渠道,投入很多資源做自己的網站、門戶、網路電視臺、客戶端、雲平臺等等,但由於產品設計、推廣、運營等方面的原因,往往產品影響力明顯不夠,投入很大,收效很小。

要解決這個問題,第一點就是要主張傳統媒體去做輕量化、實效化的新媒體,我們要知道新媒體不是來幫我們燒錢的,而是要幫我們省錢的。傳統媒體轉型發展新媒體,更重要的不是做平臺,而是做團隊,創建和培育一批具有充分創造力、執行力和學習能力的新媒體產品團隊。

NewMedia新媒體聯盟:AI新聞未來會全面解放采編人力嗎?怎樣看技術在媒介融合中的作用?

曹三省:是的,機器會把人解放出來。這個說法可能並不準確,但是在我們的後代看來,我們現在的工作可能更像是搬運工。我們所生活的世界是由物質、能量和信息構成的。人和人所驅動的新聞媒體要做的工作就是把信息組織起來,成為人們需要的新聞產品。這一點當然可以借助更強的技術幫助我們,今天我們所研發的人工智慧技術正在具備相對充分的能力,幫人們解決高效組織信息的問題。

當人們逐漸實現被解放出來的願望的同時,我們又會擔心機器會駕馭和奴役我們。可以說,人工智慧毀滅人類文明的情況,隻能在科幻小說中出現,現實中人們是不會允許這些發生的。科學技術帶給人們某種潛在的恐懼,也還是一種難以避免甚至比較普遍的狀況。

其實很多時候並不是新技術本身有多麼危險或邪惡,這種不好的感覺更多來自不瞭解新技術的人們的內心:由於對未知或難以適應的新技術的陌生,以及對顛覆性的創新與變化的恐懼和抵觸,當我們以有限的認知和既定的思維看待一種突如其來且未知的強大存在之時,新技術背後的潛在隱憂也自然會在不知不覺中被我們放大瞭,正如夜行的人會在某時某處把他所看到的一些光和它所投射出的影子聯想成恐怖的魑魅魍魎。

NewMedia新媒體聯盟:哪些技術會在未來對新媒體的發展起到重要的推動作用?VR將扮演怎樣的角色?

曹三省:我們對於VR所扮演的角色,可以持一個樂觀而謹慎的態度。因為大傢從趨勢上都可以判斷,VR在今天可以通過一部分已經成熟的技術形成用戶可用、市場可推廣的產品。而事實上,市場的成熟,生態的完善,都需要一個更紮實的過程,而不是短期內靠做概念就能解決的。

除瞭VR,還可以列舉出一些潛在的、對新媒體發展能夠產生實質性推動作用的方向。例如量子技術,今天還沒有人深入思考量子通信會帶給新媒體怎樣的改變,但可以通過以往新媒體創新發展的歷程和經驗判斷,在每一個劃時代技術來臨之時,都必然會產生一些新的傳播形態,雲計算、大數據、物聯網、行動互聯,都帶來瞭它們所驅動的新媒體形態,林林總總,不一而足。

根據經驗來看,量子通信帶來的新媒體形態是必然會出現的,這都是在接下來的階段在新媒體研究領域裡要考慮的問題。此外,區塊鏈、知識付費、共享平臺、協同智慧,都可以說是當前新媒體技術創新的重要引擎。

NewMedia新媒體聯盟:VR和新媒體的融合,將會給傳統行業以及新媒體本身帶來哪些機遇?

曹三省:當前人們關註的一般意義上的新媒體的運用,更多探討的是行動互聯與社會化媒體的結合,如微博、微信、以及各種自媒體平臺等。這些遠遠不足以涵蓋新媒體發展的方向和領域。未來的信息傳播在諸多新技術驅動下,會步入更加嶄新的境界。其中VR 就是重要的一部分。

VR 帶來的首先是媒體體驗的改變,所有傳統意義上的媒體形態在今天可以被稱為「框式媒體」,因為它們的內容都是限制在一個邊界有限的感知區域、即「框」中的,無論是平面媒體的版面還是電視和電影的屏幕。而VR本身最大的特點是沉浸感,沉浸感意味著媒體信息對人類感官系統完整而全方位的包圍與環繞,人在畫中,身臨其境。

這事實上是對現實世界人與信息環境真實關系的一種正確還原,因為在現實之中,豐富的信息是圍繞在人四面八方的,人類感知能力和既有媒體形態的限制,使我們長期拘泥於我們自認為專註地處理來自有限方向的有限信息這樣一種其實並不正確的信息感知模式,它顯著影響瞭我們對這個世界真實狀況的有效感知,甚至局限瞭人的認知能力、思維能力乃至改造世界的能力:管窺蠡測,不見泰山;不能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又如何能仰首飛猱、附身馬蹄。

因此,VR最終帶給人類的,絕非是短期內人們所關註的眩暈和認知混亂,而是應有的全方位感知能力的回歸、乃至深度洞察能力的建構,就此而言,VR所構造的新媒體形態,可以說是代表瞭人類信息媒介發展的正確方向。

進入2017年之後,在市場規律驅動下,手機支架、一體機等個體化的VR 設備成為瞭事實意義上的主流。VR 體驗經濟也構成瞭VR產業的一部分,如設置於一些購物中心、機場等公共空間的VR 艙,以及VR影院、VR主題樂園等模式。而相對於大型體驗系統的復雜性、成熟度和不確定性而言,目前較為務實落地的VR產業主流方向,仍然是輕量化、個人化VR 設備和全景圖像、沉浸式CG、VR 視頻相結合的便捷式VR產品。

從2016到2017,VR+持續受到聚焦,事實上存在"VR+"(大+)和"VR+"(小+),這是兩種不同的表述與內涵,"大+" 表示VR 各個行業與應用領域的結合,而"小+"代表VR 自身的不斷提升與迭代演進。今天,VR的發展伴隨著這兩個潮流,"大+"與國傢層面的「互聯網+」行動計劃等戰略密切配合,推動VR 面向現實應用和產業生態的轉化與落地。「小+」則推動VR 技術本身循序漸進的升級,為VR 領域註入不斷迭代刷新的用戶體驗與產品系統。

一方面需做好「大+」、推動VR 和各個行業結合,另一方面我們也應當正確認識「小+」,讓目前相對成熟的VR技術真正走向應用,同時在VR循序漸進的創新中不斷用相對瓜熟蒂落的新技術和產品為用戶和市場帶來鮮活動力,就像不斷翻新的智慧手機、汽車、服飾等行業已經做到的那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