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社會 > 京東搶灘山東三四線城市,傳統商超迎新挑戰

京東搶灘山東三四線城市,傳統商超迎新挑戰

◆經濟導報記者 劉勇 濟南報道

超市是快消品的主要銷售渠道,也是與人們生活最息息相關的零售商業形態之一。但隨著電商產業發展壯大,一種新的商超形式———線上超市逐漸興起並迅速發展,在給線下實體超市帶來沖擊與影響的同時,也給消費者帶來瞭新的消費體驗。

10日,京東超市百城行山東地區啟動儀式在濟南舉行,在未來一段時間內,京東超市將在山東省內的6個三四線城市進行大規模線上促銷,希望通過這一行動迅速擴大在當地市場的占有率。

經濟導報記者在采訪中發現,電商搶灘線下市場讓傳統的商超迎來一輪新的挑戰。不少傳統商超通過各種方式抵禦電商的沖擊,但效果不佳。

接受經濟導報記者采訪的業內人士表示,不是所有傳統零售都能夠轉化為新零售,但有些傳統零售就應該被互聯網和電子商務取代。

佈局三四線城市

京東、天貓在一二線城市的比拼尚未結束,京東又開始佈局三四線城市。

「滿199元減100元,每天更有限量產品一元搶……」這是京東超市德州促銷周的優惠政策。除瞭德州外,在濱州、菏澤、棗莊等城市,京東超市也將開展有針對性的大規模促銷活動,希望通過這一行動迅速擴大在當地市場的占有率。據經濟導報記者瞭解,在國內超市業,行業平均正常毛利率在15%左右,凈利潤在5%左右。

京東山東分公司配送部經理周傑告訴經濟導報記者,此次活動一方面將能帶動當地消費者生活品質的提升,另一方面也將推動京東超市成為山東三四線城市消費者的購物主場,深入佈局這一潛力巨大的消費市場。

對於為何佈局上述三四線城市,周傑表示,京東大數據分析,這幾個城市單量、用戶增長在華北區的增速達到200%以上,市場潛力較大;另外根據山東各城市的GDP的增長水平,除瞭濟煙青外,這些城市有很大的挖掘空間。數據顯示,隨著互聯網以及電商在三四線城市的滲透率不斷提高,當地居民的生活方式也在不斷被互聯網改變著,從網購,到本地O2O生活,三四線城市的消費習慣也正在由線下轉到線上,消費敏感度也由過去的關註價格轉變成服務和質量。

對於物流問題,周傑表示,京東目前已經可以做到「211」:上午11點前下單可以做到當日達;晚上11點前下單,次日早上達。「目前,京東物流已實現山東省物流全覆蓋,山東大部分城市主城區已經大部分可以做到當日達,農村也可以實現次日達。」

「到目前,京東在山東范圍內建設瞭濟南RDC中心、青島亞一中心兩大智能物流中心,同時完成瞭四大四小物流中心佈局,擁有336個配送站,2320多個便民點,超過4200名員工。」周傑說。

傳統商超遭遇「圍剿」

「女士睡衣原價59元,現價39.9元;品牌醬油原價13.5元現價8.9元;品牌洗衣液原價79.9元現價59.9元……」盡管花花綠綠的宣傳彩頁以最醒目的字眼對比著特價商品的價格,但「90後」的王超從傢門口的海報投送員手裡接過海報,隻是掃瞭一眼,就塞進瞭垃圾箱。倒是幾位中老年婦女主動上前,索要海報,一邊看一邊討論到超市買點啥。

王超告訴經濟導報記者,他自己租房子住,平時都在單位吃,所以買啥都靠網購,手機、衣服等都是從網上買的。此外,中年消費者也轉戰於實體和電商之間。與王超同住一個單元的40歲濟南市民韓冰告訴經濟導報記者,他傢已經有3個多月沒有去過超市瞭。「不管是油鹽醬醋還是服裝、鞋子、化妝品等都是網購。去實體商超,最怕的就是找不到停車位,此外排隊付款也是很頭疼的事情。」

在韓冰看來,以前如果傢中缺什麼,就需要到附近的超市購買,然後排隊付款再拎回傢來。「沒有兩小時根本回不來,現在缺什麼隻需要在手機或者電腦上操作幾分鐘,方便快捷。」韓冰說。

「現在的超市越來越難幹瞭。」35歲的濟南市民黃靜感嘆,她在一傢大型連鎖超市任總經理助理。15年的從業經歷,讓她從一個普通員工幹到瞭總經理助理,也對傳統超市的生存現狀頗有感觸。

在黃靜看來,「利潤太低」是其中一個關鍵性的影響因素。「比起線上電商,線下的實體超市成本高,房租、水電、人工,哪一項的開銷都不小。」她說,為瞭吸引顧客,超市隻能降低部分商品的利潤甚至虧本銷售,比如每傢每戶都需要的米、面、油、菜等。

最讓超市無奈的是,盡管靠特價「米面油」成功吸引來瞭大爺大媽,但他們個個都是過日子的行傢,「真的是隻買特價促銷品,別的東西一律不買,想賺他們的錢真是太難瞭。」黃靜表示,「現在看來,這種模式遠遠落後,弊端盡顯。」

此外,黃靜告訴經濟導報記者,線上電商之所以敢給出一個不錯的折扣,主要是因為商傢直接供貨,沒有層層代理的費用。而實體超市裡的貨品都要從供貨商手裡拿,價錢本身就比線上貴,所以在價格上確實不占優勢。

新零售變革

實際上,近年來傳統商超也在不斷更新探索,努力提高服務水平,比如結賬時可以微信支付,化妝品區域均可免費試用。

在濟南深耕市場多年的大潤發借助旗下的電商平臺飛牛網切入到千傢萬戶,將大潤發品牌和渠道輻射到消費需求旺盛但實體店短期還難以快速覆蓋的地域。此外,以銀座、華聯、倍全等為代表的本土超市已經將觸角伸進瞭社區,通過社區便利店吸引客戶。

在黃靜看來,O2O無疑成為眾多商超零售商面對電商侵襲的自救出路,但目前還是難以再造一個天貓或京東,要想力挽狂瀾,與線上電商的網購大促相抗衡,還是顯得力不從心。

「對零售業來說,變革常在、創新常在。零售的改變,其實是背後零售基礎設施的改變。未來零售的業態可以有許多新的形式,但背後的基礎設施會越來越社會化、專業化。零售業會演變成為互聯、共享的生態。下一個10年到20年,零售業將迎來第四次零售革命。這場革命改變的不是零售,而是零售的基礎設施。零售的基礎設施將變得極其可塑化、智能化和協同化,推動‘無界零售’時代的到來,實現成本、效率、體驗的升級。」黃靜說。

無人超市、盒馬生鮮……一個個新零售樣本的出現,促使越來越多的傳統零售商想要轉型。在黃靜看來,傳統零售隻是經營產品,新零售是經營人。傳統超市,消費者離開門店就失聯瞭;新零售最大的背景是移動互聯網時代,實現瞭人機合一,隻要「抓住」消費者的手機,就「抓住」瞭消費者。不是所有傳統零售都能夠轉化為新零售,但有些傳統零售就應該被互聯網和電子商務取代。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黃靜」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