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美文 > 老寇局長(情感故事)

老寇局長(情感故事)

老寇自從當上局長後,整個人就變瞭樣。身體富態瞭,精氣神兒變爽朗瞭,心變年輕瞭……

那一年老寇跟老婆離瞭。一是老婆老瞭,臉和身段就象曬癟的茄子,看瞭讓人蔫蔫的,老寇常常自哀自憐,搖頭嘆氣;二是這老女人自己不把自己當女人,每次老寇帶她去赴宴席時,她的吃相極其難看。風卷殘雲,目無旁人,嘴呷個不停,吃完還要用舌頭吮吮自己的十個指頭,最讓老寇難堪的是她上完廁所不沖馬桶,褲腰帶在粗腰上隨便那麼一勒就算完事。她酷愛麻將,一打起麻將就什麼也不管,還常常指揮老寇幹這幹那。老寇好歹也是個一局之長,哪受得瞭這氣,他在心裡頭兒狠狠地罵她,詛咒她。這女人是前任局長的女兒,老寇是倒插門的,想當初進她們傢時沒少受她們的氣,跟老寇結婚後,招數使瞭一籮筐,也沒生出個半男半女來。沒有孩子又沒有愛情的生活,就象一壇死水,毫無朝氣激情。

老寇提出離婚的時候,女人沒哭沒鬧,卷起老寇的當處進這門的傢什,扔出瞭門外,然後關起門呼呼大睡瞭。老寇沒想到這老女人這麼爽快同意跟自己離婚,他感到對這個女人很陌生,就象從來沒認識過一樣。他站在傢門口抽著煙,呆呆地淒涼地想著,心裡咒罵著這個老女人,一日夫妻百日恩,咋就這麼痛快說離就離瞭呢?想不通,打死也想不通。

後來,聽人說這女人的父親也就是上任局長臨死前給這女人留瞭一個小金庫,夠女人揮霍幾輩子。老寇呆愣在那裡,真想抽自己的嘴巴,咋就這麼背呢?

老寇離婚的契機是一次他去遊泳館遊泳。遊泳館離老寇的傢很近,走幾分鐘就到瞭。那天老寇脫得隻剩褲衩準備下水,引來一陣尖呼,好多人都盯著他的身體看,原來老寇的屁股上刺著一條長長的盤繞的青龍。老寇微笑著下瞭水翻瞭幾下就上來找瞭個小姐踩背。那小姐是叫盈盈,三十出頭,丈夫死在一次車禍中,她成瞭小寡婦,年輕人感情來得快去得也快,她也沒什麼好傷感的,於是她重操舊業維持生計。她人長得挺可人的,嘴也甜。見面沒幾分鐘就能和你說笑講些笑話逗你開心。她是第一次替老寇踩背,當老寇撂開裹在身上的浴巾時,啊!盈盈驚叫瞭一聲道:龍……老寇轉過頭看瞭看盈盈,臉色慈祥笑瞭笑。

「老先生,我能全看看嗎?」老寇扔掉手頭的香煙吐瞭口煙卷道:「行!」

老寇起身把褲衩脫瞭。盈盈小姐在他身旁轉瞭轉,前後左右看瞭個遍。一隻斑斕的白虎和青龍爭鬥,從胸部至腹部至屁股至大腿……當盈盈看到老寇的私處時,臉色通紅,她覺得真是太刺激瞭,刺激得有點不可思議。老寇慢慢提上褲子趴在床上道:小姐別愣在那,踩吧!盈盈回過神來,心裡顫顫的踩上他的背。也就在那天那個三尺寬的床上兩人越過瞭男女道德防線,兩人一張一縮,一呼一吸,一沖鋒一迎合,喘著粗氣,就象誰欠瞭誰的債一樣……從那時盈盈和老寇開始瞭一場男大女小的戀愛,兩人相差二十來歲。當那老女人把老寇踢出傢門三個月後。老寇和盈盈舉行瞭一場龐大隆重的婚禮。全局上下無不談論著。沒過瞭幾年,老寇從一線退下,盈盈依然是那麼爛漫可愛。這年老寇查出自己得瞭晚期胃潰瘍,醫生叫盈盈準備老寇的後事。這種病治不好,尤其到瞭晚期的,有時特別疼,老寇有一聲沒一聲地呻吟著。而盈盈仍舊是那麼開朗,偷偷的間或拿老寇的錢去炒股,打麻將,養小白臉。有時還帶些白粉回來讓老寇止痛,這樣老寇才能安靜不呻吟,免得打擾她的清靜……

這日是老寇和盈盈結婚的周年,盈盈一早就出去瞭,她臨走的時候對著老寇說晚上回來吃大餐慶祝,盈盈剛走出傢門,老寇叫住她。

死鬼!啥事啊?盈盈撅起嘴問道!老寇在她額頭上親瞭一口臉色蒼白地說:盈盈,我愛你……盈盈推瞭他一把,翻瞭下白眼吐瞭口唾沫:鬧心……盈盈走後,老寇狠狠抽瞭自己一個耳光,隨後想著想著不禁就淚水長流。中午老寇疼痛難忍,傢裡又找不白粉,他幾次撥通瞭盈盈的手機,盈盈都說現在忙,讓他先忍忍,可老寇明顯地聽到手機傳來洗麻將的聲音,老寇心不甘繼續打,後來從手機裡面傳來說對方手機已關機,老寇氣得把手機摔進瞭馬桶……

而此時可愛的盈盈在麻將桌上打得正興起,邊打邊叨著東傢長西傢短,全是些風流韻事,還時不時笑個不停。今天她手氣不好,接連輸瞭好幾手大的,她在心裡嘀咕著,一定是傢裡那個老鬼在詛咒她……傍晚,牌局歇瞭,盈盈從街上帶瞭一盒快餐回傢,這就是所謂的讓老寇吃頓大餐。

在回去的路上,一陣陰風迎面撲來,老寇的鬼魂與盈盈打瞭個照面。盈盈依然一甩頭嘴巴一笑,依然爛漫可愛……

隻因盈盈是陽世人,沒感覺到。還有就是老寇臨死的時候已經大徹大悟,一切都他媽的狗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