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教育 > 惡名遠揚卻心思細膩,直到他回傢之後見到瞭一個小寶寶,以及一位從未見過的美少女

惡名遠揚卻心思細膩,直到他回傢之後見到瞭一個小寶寶,以及一位從未見過的美少女

惡名遠揚卻心思細膩,直到他回傢之後見到瞭一個小寶寶,以及一位從未見過的美少女

在海羽第二中學的某棵榕樹下面,兩位少女進行瞭這樣的一場對話。

「小紫,你是第一次來這間學校,所以有些事情,學姐我不得不告訴你。」學姐用語重心長的說道。

「什麼事啊,學姐。」小紫感受到學姐凝重的語氣,自己也不由得點緊張起來。

「你既然來到這所學校,你可以享受青春,但是千萬,千千萬萬不要惹到不該惹的人。」

「不該惹的人?」小紫明顯有些疑惑。

「哼哼,你或許不知道你現在所讀的這所的學校雖然是一所重點學校,但是,也是市內有名的怪物集中營。」

「怪物集中營?」

「你好像還是不懂啊,那學姐我隻好用更加直接的案例來說明一下瞭,你看到那邊那個帶著眼鏡的女生沒有。」學姐指著某處正在樹蔭底下的一個少女

「恩,看上去是一個很文靜很漂亮的女生,怎麼瞭嗎?」小紫有些疑惑。

「哼,那隻是表面,別看她那麼文靜,其實她就是我們眾多不該惹的人的其中之一,人稱「腐女侵襲者」,隻要和她聊過天的人都會以極快的速度被同化為腐女。腐女你知道吧,就是喜歡那種取向的人。」

「不會吧……」小紫有點不敢相信。

「再看看那個人。」學長有遙遙一指,指向另外的一個方向。

「看到,是一個大帥哥誒,頭發還是金色的,是混血兒嗎?」小紫不由的有些花癡。

「你不要被事物的表面現象所迷惑,他看上去是一個帥哥的,可是內心卻是一個變態。」

「變態?」

「他是一個抖m,他很喜歡受虐,而且隻有被人虐出快感,他還會不停的纏著別人,人送外號,抖m王子,你可以想象一下一個人就算不停的被你揍還用一臉爽翻的樣子看著你是什麼感受。」學姐隻是稍稍腦補瞭一下,就已經有點不寒而栗瞭。

而小紫已經開始瑟瑟發抖瞭。

「不過,遇到這些人都還好,大不瞭就退學罷瞭。」

「退學?罷瞭?」

「如果你惹瞭那個人,確實安全退學已經是最好的結果瞭。」

「那個人?」

「接下來,我要給你說的那個人是你,也包括我,死都不要惹的存在。」學姐的臉色有些陰沉。

「是,是誰?」小紫已經顫抖不已。

「他,就是君臨我們學校的頂點,「黑發的魔王」夏川,曾經一個人打敗瞭兩千多號人的恐怖人物。」

「兩千多號人?他這都可以做到?」小紫驚呼。

「豈止啊,像燒殺搶掠強奸婦女拐騙蘿莉綁架總統……」

「都幹過。」小紫下意識的接話瞭。

「額,這些都沒有。」學姐不好意思撓瞭撓頭。

「那你說什麼啊。」

「不過我有理由相信他已經有這樣的想法瞭。」學姐一臉篤定的說道。

「哼,學姐就知道嚇我,再也不理你瞭。」小紫氣惱的跺瞭跺腳,然後一陣小跑跑開瞭。

「唉,小紫不要走啊」學姐也追瞭上去。

---------------------------------------------------------------------------------------------

等到兩位少女漸漸遠離榕樹之後,一個身影才從榕樹上跳瞭下來,當他踏落到地面時,才可以看出他的面容,那是一個很普通的少年,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瞭,而他身上的唯一特點估計就是那個過長的黑色劉海,已經完全遮住瞭他的上半部分的臉,以至於不能看到他的樣子。

「兩千多號人是什麼鬼,明明隻有二十多個而已。」少年苦笑道,沒錯,他就是她們眼裡那個恐怖的「黑發的魔王」夏川。

不過這些夏川都不是很在乎的。

最關鍵的是,為什麼要給我取「黑發的魔王」那麼中二的外號。

「黑瞳的亡者騎士」不是更好嗎?

或者,「黑發黑瞳的夏裡亞」?

當想完這些,夏川莫名的感到有些羞恥。

我怎麼會想著這些?看來自己的體內果然還存在著一個中二的人格。

夏川看瞭看手機上的時間,知道自己要去上課,於是,也沒有在停留,離開瞭榕樹。

------------------------------------------------------------------------------------------------------------

「這個就是「黑色的魔王」嗎?」

是黑發!好嗎!難不成我還全身都是黑色的啊,糟糕,下意識的就沒有抗拒這羞恥的稱號。

「感覺好像被他看一眼我就要懷孕瞭。」

喂喂,快點向一直用心教導你的生物老師說對不起啊。

「我也是,拜托他不要看過來啊。」

我也拜托你一個男的就不用瞎起哄瞭,好嗎?

夏川在內心瘋狂吐槽,不過,依然是保持著面無表情的高冷形象。

現在他還沒走到教室,他就遭到瞭一群學生的強盛圍觀,而且拜托你們討論也小聲點好嗎,不要讓當時人聽見啊喂。

終於,夏川實在忍受不瞭他們那種看向猴子的目光瞭,於是發動群體威懾技能「冰冷的眼神。」

冰冷的視線透過濃密的前額發,稀疏射向他們。

視線所到之處,紛紛造成100點群體傷害,並且造成逃跑效果。

看著他們急急忙忙遠去的樣子,夏川雖然也是意料之中,但是,他卻沒有那種如釋重負的感覺,看著空蕩蕩的走廊,他苦笑著呢喃道:

「你們究竟是有多怕我啊。」

原本熱鬧的走廊,現在隻剩下他一個人慢慢的在向教室走去,背影顯得有一些落寞。

--------------------------------------------------------------------------------------------------

剛回到教室,上課鈴聲就如約響起瞭,下午的第一節課是數學課。

對於其他人來說,數學是枯燥乏味的,但是夏川卻沒有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抗拒。

夏川的座位是在教室的角落,周圍學生的桌子都與他的這個位置有一段距離,仿佛是刻意為之。

一節課時間不長,不知不覺間就下課瞭。

隨著下課鈴聲響起,周圍的人都喊出一聲「解放瞭」的嚎叫。

班上的人並沒有像外面的那樣肆無忌憚的看著夏川,更多的隻是把夏川當做一個透明人,當他不存在,有的是出於忌憚,有的是故意孤立,不過對於這些,夏川已經不想在多想什麼瞭。

因為沒有事做,夏川目光一時間有一些呆滯的看著前方的黑板。

「夏川,怎麼瞭?」

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夏川的耳邊響起,聽到這清脆的聲音,他內心沒由來的一跳。

「沒事。」夏川立刻應到,轉頭看向正站在自己身旁的少女。

那是一個很漂亮的少女,清秀的五官,大大的眼睛,原本及腰的長發被她梳成瞭雙馬尾,雖然沒有化妝,但是卻已經給人一種驚艷的感覺,她穿著學校統一的發放的夏季的校服裙,校服緊緊的貼合著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勾勒出她纖細的曲線,裸露在校服外的白皙皮膚,在陽光的照射下散發著迷人的光澤。如果有什麼缺點的話,那就是某個地方太平瞭。

「沒事就好。」少女落落大方的一笑瞭。

看著她的笑容,一時間,夏川有些看呆瞭。

這個少女名字叫做柳依夏,姑且算是夏川的青梅竹馬,也是在這所學校裡夏川唯一的一個朋友。

對於出瞭那件事後,隻有她還像平時那樣的對待自己。

而且,她也是夏川的暗戀對象。

「你來這裡有什麼事嗎?」夏川回過神來,問道。

「沒事啊,隻是看到你好像有心事的樣子,所以就過來看看你唄。」柳依夏輕笑著回答道。

「沒事瞭,不過還是多謝關心。」夏川同樣報以微笑。

「既然你沒事那我就先走瞭。」柳依夏揮瞭揮手,回到瞭自己的座位上。

真溫柔呢,可惜不是隻對著我一個人。

看著柳依夏的方向,夏川心想。

----------------------------------------------------------------------------------------------------------------------

對於柳依夏依然還跟自己保持朋友的的關系,夏川是有些抗拒的,因為他真的很怕柳依夏因為自己也被孤立起來。

不過好在她的人緣很好,所以也就沒發生什麼。

當回過神來的時候,上課鈴已經再次如約而至瞭。

夏川沒有說什麼,默默的拿出課本,開始上課。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間就放學瞭。

「夏川,我去學生會瞭,你也快點回傢吧。」柳依夏走出教室,還不忘提醒夏川。

「是去找劉子陽學長吧。」夏川故作壞笑說道。

劉子陽,是高三的一個學長,也是學生會的副主席,不僅學習好,長的還帥,對人還很友善,即使是對待身為「黑發的魔王」的自己也是如此,又有耐心,所以很受女生歡迎,真的是一個完美的不能再完美的人,如果夏川是個女生的話估計也會喜歡上這樣子的人。

「討,討厭!誰會喜歡學長啊。」柳依夏聽到後,俏臉微紅。在來到這個學校之後,柳依夏幾乎從來沒有在夏川面前流露出過這樣的表情。

「我也沒說喜歡啊。」夏川看到她嬌羞的樣子,眼神變得有些黯然。

「你!不理你。」柳依夏這才反應過來,臉更加的紅瞭,於是,甩下這句話後氣沖沖的就走掉瞭。不知是不是害羞的原因,柳依夏並沒有發現夏川的心情低落。

看著已經消失在教室門口的柳依夏,夏川心中沒由來的一痛。

看到柳依夏漸漸遠去,夏川的心情才慢慢平復下來,他看瞭看窗外的太陽。輕聲自語說道:

「恩,該回傢瞭。」

到傢門口時,夜幕已經開始漸漸降臨瞭。

來到熟悉的小樓,夏川突然停下瞭腳步,站在樓下的大門前,說實話,他實在不想那麼快就回到那個隻有一個人的傢。

其實夏川是從外地來的,因為某些原因隻能一個人住瞭,所以就隻好租瞭一個小單間。

過瞭好一會,夏川才下定決心進去。

他是住在三樓的,沒有花費多少力氣就走到瞭自己的樓層,剛到就發現自己門前被一個個箱子堵住瞭。

「唉?怎麼回事。」

夏川不由得有些緊張起來,一步一步的跳開這些箱子,有點謹慎的打開門。

依然是那個一成不變的房間,夏川松瞭口氣。

「爸爸……」

夏川似乎聽到瞭什麼聲音。

「爸爸!」

突然一道奶聲奶氣的聲音響起,夏川嚇瞭一跳,他低下頭,看向聲音的源頭,竟然發現說話的人是一個……

寶寶?

隻見她也回望瞭過來,然後以一種驚人的速度爬瞭過來,捉住瞭他的腳裸。

夏川還沒反應過來來,就發現廚房似乎有什麼動靜,然後,他分明的看到廚房裡面竟然走出一個黑發的少女。

夏川懵逼的看著她。

而黑發少女則震驚的看著他

就這樣,他們互相呆愣的看著對方,一時間,什麼話也沒說。

--------------------------------------------------------------------------------------------------------

不再是昨日的房間…

在黃昏的光芒的照射下……

記錄著他們荒唐的相遇。

本文來自小說《對門的單親媽媽》第一章,關註小說可直接加入《我的書架》。

更多免費小說 點擊《小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