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收藏 > 油膩中年男標準一出,齊白石張大千都躺槍瞭!|畫事

油膩中年男標準一出,齊白石張大千都躺槍瞭!|畫事

油膩中年男標準一出,齊白石張大千都躺槍瞭!|畫事

畫事君說


最近,關於油膩中年的討論搞得熱火朝天,各行各業都忙著制定油膩行業標準,消息傳到民國畫壇,大傢也拋出瞭幾條油膩的底線。

第一,不要成為一個胖子。中年男的油膩感首先來自體重。

結果,有一個大叔不高興瞭,愛吃怎麼瞭,吃你傢肉瞭?我每天的餐桌上必須有一碗肉!而且隔兩天一定要吃點紅燒肉、冰糖肘子、東坡肉之類的大肥肉解饞。

第二,不要太摳門。一切的不美好都從摳門開始。

結果,另一位不高興瞭,摳門怎麼瞭,敢情你是沒受過窮,還是想占我便宜?「賣畫不論交情,君子有恥,請照潤格出錢!」

第三,要註意形象,不要留長胡子。

兩位一起憤怒瞭,你懂什麼,胡子是成熟男人的標志!

第四,要認清自己,不要總往小姑娘身邊湊。

兩位出離憤怒瞭,不管多少歲,我就是喜歡十八歲的小妹妹!可是人傢小妹妹也喜歡我呀,你管得著嗎?

你猜對瞭,油膩標準全中的兩位就是齊白石和張大千,那麼,這兩位又是如何甩掉中年油膩,變成畫壇的扛把子呢?


齊白石去油膩,靠的是「做回自己」

年輕時候的齊白石,愛寫實,他替老師胡沁園畫像,畫出瞭光暗立體感,還用上瞭當時最新流行的擦炭粉方法。結果沒有同行拿他當畫傢,油膩,匠氣!

油膩中年男標準一出,齊白石張大千都躺槍瞭!|畫事

齊白石《胡沁園畫像》

中年的齊白石,學寫意,模仿八大山人高冷的路子,但終究不是公子王孫,學不到八大骨子裡的貴氣,外界評價:油膩,山寨,野狐禪 !賣價比同時一般畫傢便宜一半,卻還是無人問津。

中年臨近尾巴的時候,北漂齊白石遇到瞭生命中的貴人陳師曾,勸他自創風格,「畫吾自畫自合古,何必低首求同群」。一番話,觸動瞭齊白石「衰年變法」的心思:畫瞭幾十年,都是討好市場,迎合別人,還不如勇敢做自己,管他油膩不油膩!大不瞭「餓死京華,公等勿憐。」

從此,齊白石決心閉關畫畫,走自己的路子,用當過農民,做過木匠的眼光,去體察身邊的尋常事物,抒寫自然。

之前幾十年學寫實、學寫意的功夫,有瞭這顆回歸天真自然的本心,終於爆發瞭。齊白石從此有瞭自己的創作風格。

這幅《墨蘭圖》小品,以濃淡墨交替,勾勒皴擦出蘭花蘭葉,可以看出齊白石當時融匯八大山人、吳昌碩等前輩大傢的努力。

油膩中年男標準一出,齊白石張大千都躺槍瞭!|畫事

Lot 3061 齊白石(1864-1957) 墨蘭圖

鏡心 水墨紙本

題識:題陳韌蘭女士畫蘭句,白石。

鈐印:阿芝

說明:

1.Lot3061-3062為同一藏傢友情提供。

2.陳紉蘭,字依香,自號「二峰山人」,晚清民國女畫傢。善畫蘭。

38×26 cm. 15×10 1 / 4 in. 約0.9平尺

RMB: 20,000-40,000

後來的齊白石,更開創出自己獨有的墨葉紅花一派。

海派宗師吳昌碩畫花果,講究用色體現古雅奇麗。就像這幅壽桃,純色與復色結合使用,相對於純粹的水墨表現,顏色要豐富得多。但如果沒有吳昌碩那樣的金石功底,就很容易趨於俗媚,變成油膩的賊光。

油膩中年男標準一出,齊白石張大千都躺槍瞭!|畫事

Lot 3067 吳昌碩(1844-1927) 大壽

立軸 設色紙本

題識:此桃大如鬥,其色如火,甜如蜜。食之得長生不老。庚申百花生日吳昌碩。

鈐印:倉碩、俊卿大利

說明:Lot3066-3092為同一藏傢友情提供。

136×68 cm. 53 1 / 2 ×26 3 / 4 in. 約8.3平尺

RMB: 1,200,000-1,600,000

而齊白石的紅花墨葉,就像他的荷花和紅蓼,沒有復色,直接用大紅大黑的純色對比,金石味道稍遜吳昌碩,活潑勁卻更勝幾分。

油膩中年男標準一出,齊白石張大千都躺槍瞭!|畫事

Lot 3063 齊白石(1864-1957) 夏荷圖

立軸 設色紙本

題識:亦弨先生、奇馨夫人百歲雙壽,八十五歲白石畫。

鈐印:木人

說明:宣武區文物局退賠。

69×34 cm. 27 1 / 8 ×13 3 / 8 in. 約2.1平尺

RMB: 300,000-500,000

油膩中年男標準一出,齊白石張大千都躺槍瞭!|畫事

Lot 3062 齊白石(1864-1957) 紅蓼蜻蜓

立軸 設色紙本

題識:白石老人齊璜制。

鈐印:偕山翁

說明:

1.Lot3061-3062為同一藏傢友情提供。

2.池田正之輔曾任日本文部科學大臣。1953年,以池田正之輔為團長的日中貿易促進議員聯盟代表團於9月底訪華。此作或為當時訪華時所得。

104×34 cm. 41×13 3 / 8 in. 約3.2平尺

RMB: 100,000-150,000

他也不懼大紅大綠的撞色,就像這幅《秋趣圖》,用朱砂勾畫老少年、蝗蟲以草綠點染、野菊葉以濃墨塗出、野菊花以靛藍點寫,設色極為大膽又不失清新,活脫脫是鬱達夫筆下《故都的秋》:——「這秋的深味,尤其是中國的秋的深味,非要在北方,才感受得到底。相比之下,南國之秋,當然也是有它的特異的地方的,可是色彩不濃,回味不永。」

油膩中年男標準一出,齊白石張大千都躺槍瞭!|畫事

Lot 3066 齊白石(1864-1957) 秋趣圖

立軸 設色紙本

題識:丙戌秋初,再越五日乃九日矣,白石。

鈐印:大齊、歸夢看池魚

鑒藏印:霍宗傑藏

出版:

1. 《齊白石全集》第六卷,圖版99,湖南美術出版社,1996年;

2. 《世紀回聲》P11,人民美術出版社,2017年3月;

3. 《近現代中國畫名傢——齊白石》P85,上海書畫出版社,2008年1月。

說明:

1.Lot3066-3092為同一藏傢友情提供。

2.郎紹君題裱邊。

100×34 cm. 39 3 / 8 ×13 3 / 8 in. 約3.1平尺

RMB: 2,500,000-3,500,000

白石老人筆下的花果,多數是北京風物,卻有一樣例外,便是嶺南的荔枝。四十多歲的時候,齊白石去過廣東欽州。老廣比賣白菜的北京大爺識貨多瞭,當時便曉得用樹上的荔枝換齊白石畫的荔枝。齊白石不禁感慨道:「這倒可算是一樁風雅的事。」還有一位歌女,常常剝瞭荔枝肉給他吃。多少年之後,老人還念念不忘,寫詩懷念:「客裡欽州舊夢癡,南門河上雨絲絲。此生再過應無分,纖手教儂剝荔枝。」

齊白石八十歲的時候,研究京劇和古籍的藏傢沈正元托瞭朋友來求畫。他又想起當年的美事,便畫瞭一幅《青雲大利圖》。畫上荔枝樹一幹斜出,綠葉翻飛上下,累累荔枝令人饞涎欲滴;角上一尾蜻蜓,像是聞香而來。中國畫向來講究寓意,荔枝樹是一本萬利的好兆頭,而此幅中,又多瞭一隻悠閑的蜻蜓,喻示「青雲直上」,合起來「青雲大利」,名利雙收,算是齊白石筆下少見的祝福瞭。

油膩中年男標準一出,齊白石張大千都躺槍瞭!|畫事

Lot 3065-2 齊白石(1864-1957)

《為沈正元畫青雲大利圖》

沈先生潤筆估計是給得不少,不光得瞭齊白石的畫,還寫瞭書法立軸,刻瞭名章,湊齊瞭白石老人的三絕。印章是齊白石一貫的篆刻手法,印文安排爽利和諧。邊款則由當時文化名人楊我之刊出,洋洋灑灑數十百字,備述自己與沈正元等人的知己交誼,又極贊齊白石治印造詣之高。

油膩中年男標準一出,齊白石張大千都躺槍瞭!|畫事

Lot 3065 齊白石(1864-1957) 三絕 為沈正元書陸遊結茅詩、為沈正元畫青雲大利圖、為沈正元刻名章

立軸 水墨紙本、設色紙本

題識:

1.正元先生屬,寄萍堂上老人齊白石畫於京華。

2.正元先生之雅意不可卻,白石。

鈐印:吾年八十矣

印章邊款:

1、「十載京華,刀筆生涯,得君與夢人知己耳。萍蹤或為左券,□我之於太液池□。時甲戌秋末已寒矣。」

2、「白石印,允稱之。我之並□。甲戌初冬,刊於惜薪司。正元兄指正。未刊款甚久矣。」

說明:民國著名藏書傢沈正元上款,由上款人傢屬提供。

繪畫:97×33 cm. 38 1 / 8 ×13 in. 約2.9平尺

書法:62×31 cm. 24 3 / 8 ×12 1 / 4 in. 約1.7平尺

印章:1.8×1.8×5.5 cm.

RMB: 3,200,000-4,000,000

書法《為沈正元錄陸遊結茅詩》,老人借陸遊的詩發抒其居京落寞的心情。寫完之後又意猶未盡,加上一句「予平生字,未用工醜」,當年齊白石「衰年變法」,為瞭懟吳昌碩「有人學我皮毛竟成大名」的喊話,曾刻過一方印章「老夫也在皮毛類」。這個「未用工醜」,似乎也是別有所指,說我字醜,說我油膩,可惜自有人識貨,「雅意不可卻」,呵呵。

油膩中年男標準一出,齊白石張大千都躺槍瞭!|畫事

3065-1齊白石書法《為沈正元錄陸遊結茅詩》

張大千去油膩,靠的是「看盡古人」

齊白石去油膩,靠的天真自然,而張大千去油膩,靠的是「看盡古人」。

大傢都知道,張大千善於臨摹。他一生學畫的經歷,從石濤入手,一直臨摹到真假難辨,氣死鑒定專傢。

油膩中年男標準一出,齊白石張大千都躺槍瞭!|畫事

Lot 3069 張大千(1899-1983) 仿石濤筆意

鏡心 設色紙本

題識:丙子重三月仿大滌子筆寫於大風堂。大千居士爰。

鈐印:張大千、張爰

說明:Lot3066-3092為同一藏傢友情提供。

136×68 cm. 53 1 / 2 ×26 3 / 4 in. 約8.3平尺

RMB: 1,200,000-1,600,000

但是學石濤再像,也還不是自己。於是張大千一路向上,追蹤明人、元人、宋人、唐人的畫跡,由近及遠,由粗轉細;再由遠返近,由細返粗,循環往復。世人都贊他題材全能,風格多變,這種手上的功夫,主要便是從臨摹得來。

閱人無數之後,張大千最愛的古風,還是唐人和宋人。有人做過統計,張大千市場成交價前30位的作品裡,除瞭晚年開創的潑彩之外,標明仿宋的有9件,另有明顯學習宋人的有4件,明確仿唐人風格的有12件。

他愛唐人的法度,敦煌面壁三年,照亮瞭他的人物畫之路。

比如2013年保利拍的《唐人秋獵圖》

油膩中年男標準一出,齊白石張大千都躺槍瞭!|畫事

1948年作 唐人秋獵圖 鏡心 設色紙本

他也愛宋人的風度,山水、花鳥、人物、翎毛等各體都用心揣摩。

比如1947年畫的這幅《仿宋人筆古木幽禽》

油膩中年男標準一出,齊白石張大千都躺槍瞭!|畫事

張大千 1947年作 《仿宋人筆古木幽禽》立軸 2012年保利拍賣

是臨摹李迪的《雪樹寒禽圖》。

油膩中年男標準一出,齊白石張大千都躺槍瞭!|畫事

李迪《雪樹寒禽圖》

遍仿宋人,張大千的最愛恐怕還是宋徽宗。他在許多畫裡念叨「道君皇帝(宋徽宗)」,1944年,他為國民黨大員張群的夫人畫瞭一幅《佛頭青牡丹》,說是學瞭道君皇帝的佛頭青牡丹,至於元明以來畫牡丹,「寫意雖復輕膩可愛,而穠姿貴彩不可得見矣。」

油膩中年男標準一出,齊白石張大千都躺槍瞭!|畫事

張大千 1944年作《佛頭青牡丹》

不過如果沒有後來的波折,張大千可能還是一個全能的臨摹傢,古意十足,新意卻還嫌不足。

內戰之中,張大千倉皇去國,五十年代,他進出香港,客居印度,移傢阿根廷,留戀日本,最後歇腳巴西,個人行止處處受到時局的牽扯,他收藏的那些「南北東西隻有相隨無別離」的古人名作,也在輾轉遊蕩之中散失大半。

他刻瞭一方印,「別時容易」。李後主說: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倉皇的張大千,就像丟瞭江山的李後主和宋徽宗,雖然內心裡說不盡的酸楚,但是之前的多少浮華、嫵媚、油膩也隨著磨難一起剝落。

張大千拿起畫筆,要向那個失去江山的藝術傢皇帝宋徽宗致敬。他收藏過一幅宋徽宗的《鷹犬圖》,後來歸瞭臺北故宮。

油膩中年男標準一出,齊白石張大千都躺槍瞭!|畫事

宋徽宗《鷹犬圖》

把宋徽宗的兩幅名作合體,是張大千愛用的手法,鷹犬圖加佛頭青牡丹,他畫成瞭《牡丹鷹犬圖》。

油膩中年男標準一出,齊白石張大千都躺槍瞭!|畫事

張大千《牡丹鷹犬圖》

不過這種組合背景必須也是宋畫,還得是宋徽宗畫過的,不能鬧關公戰秦瓊的笑話。這可不容易找。好在有這幅大傢熟悉的名作,宋徽宗的《芙蓉錦雞圖》,清水出芙蓉,天然去油膩。

油膩中年男標準一出,齊白石張大千都躺槍瞭!|畫事

宋徽宗《芙蓉錦雞圖》

於是,一幅《芙蓉鷹犬圖》產生瞭。這種組合已經超越傳統意義上的臨摹,成瞭一個借古出新的藝術創作實踐。

油膩中年男標準一出,齊白石張大千都躺槍瞭!|畫事

張大千《芙蓉鷹犬圖》

遺憾的是,上帝不給張大千再玩這種宋人組合的機會瞭。2004年,這幅畫現身拍場的時候,曾有高嶺梅和侯碧漪兩人的加題:因為張大千的眼病,這幅畫沒實際上有最後完工。「梅雲堂」主人高嶺梅所藏張大千精品,富甲天下;侯碧漪則是張大千去國前最重要的女弟子之一,兩人都贊這幅畫為傑作巨制,可見它的分量瞭。

油膩中年男標準一出,齊白石張大千都躺槍瞭!|畫事

高嶺梅、侯碧漪兩人加題

眼病之後的張大千,開創瞭潑彩一路,為他贏得瞭更大的名聲。不過很多粉絲卻還是更愛他仿宋人的精細路子,董橋說:三四十年代的張大千太媚,七八十年代的太浪,隻有五六十年代去國時候的畫,才叫做清貴!

說到底,畫傢去油膩就是擺脫那些潮流、定勢和套路。在張大千去國之時,有一位在國內的好友也在努力擺脫油膩,他就是趙望雲。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不管是出於自覺還是隨大流,畫傢以筆墨謳歌新時代都是一個難以抗拒的潮流。怎麼樣用傳統筆墨表現新時代,著實考驗畫傢的智慧。畫《茅山雄姿》的傅抱石自不必說,連吳湖帆那樣的老派畫傢,也畫瞭令人叫絕的《原子彈放射圖》。

油膩中年男標準一出,齊白石張大千都躺槍瞭!|畫事

吳湖帆《原子彈放射圖》

而以趙望雲、石魯為代表的長安畫派,主張一手伸向傳統,一手伸向生活,主要描繪新時期的勞動、生活、建設場景,很少甚至拒絕使用藝術加工,但觀者從他們冷靜的筆觸中可以感受到內在的張力。

寶成鐵路是五十年代鐵路建設的「超級工程」,也是發生在趙望雲身邊的大事。從1954年,趙望雲對於這個題材畫瞭很多作品,包括名作如《萬山叢中》、《寶成鐵路工地寫景》、《秦嶺工地》等等。連畫瞭5年之後,再畫寶成鐵路,如何擺脫套路?經歷瞭出國寫生和人生沉浮的趙望雲選擇回歸本心,改變構圖視角和筆墨語言,工人施工場景縮小瞭,而群山放大瞭,他重新回歸自己以前熱愛的西北特色山水,用大山的內斂、沉穩和冷靜,拒絕喧囂和油膩。

油膩中年男標準一出,齊白石張大千都躺槍瞭!|畫事

Lot 3056 趙望雲(1906-1977) 寶城鐵路修築寫景

鏡心 設色紙本

題識:劍夫同志存念,一九五九年作一九七一年夏。趙望雲。

鈐印:趙望雲

說明:吳劍夫上款。

178×94 cm. 70 1 / 8 ×37 in. 約15.1平尺

RMB: 2,500,000-3,500,000

油膩的畫作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萬裡挑一。焦慮自己是不是油膩,並不能將處境緩解半分。堅定手中的畫筆,不跟風,不盲從,從套路中尋求突破,才是畫傢拒絕油膩的正確方式。

北京保利第39期精品拍賣會

中國書畫

預展時間:11月8-9日

拍賣時間:11月10日

展拍地點:北京四季酒店

(北京市朝陽區亮馬橋48號燕莎友誼商城東側)

國畫事更多精彩內容

這樣的老太太世間不會再有——張大千傳奇女弟子方召麐

畫出倫勃朗之後,人工智能會不會超越趙孟頫和王羲之?丨畫事

抽根煙冷靜一下,猜猜這幅達芬奇能賣多少億?丨畫事

看完這些不說人話的藝術評論,感覺說都不會話瞭丨畫事

他活瞭九十多歲,一心一意當瞭一輩子「花癡」|畫事

這兒有一片拍賣的藍海,最最適合撿漏!|畫事

魯迅筆下,阿Q打進尼姑庵沒搶到的宣德爐,有啥好?丨畫事

評論區留言,和畫事君聊天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