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故事 > 外婆講的故事,不嚇人,卻讓我好長一段時間不敢睡午覺

外婆講的故事,不嚇人,卻讓我好長一段時間不敢睡午覺

外婆講的故事,不嚇人,卻讓我好長一段時間不敢睡午覺

小時候,外婆曾講過一個故事。這個故事不嚇人,卻讓兒時的我好長一段時間都嚇得不敢睡午覺。

下面就是外婆講的故事。

以前,農村鎮上都有打米房。打米,就是用機器將曬幹的水稻脫殼,脫成人們在超市常見的米。

一般負責打米的都是兩個工人。

早上和下午都很忙,打米房裡一片機器的轟鳴聲。中午人很少甚至沒有。沒人的時候兩個工人就休息。那時條件簡陋,也沒有休息室,困瞭就趴在大門口一張辦公桌上打盹。

外婆講的故事,不嚇人,卻讓我好長一段時間不敢睡午覺

圖文無關

倆人一個人睡眠深,一個睡眠淺。

一天,睡眠淺的人先醒,正打著呵欠伸著懶腰,卻看見一隻黑蟲正詭異地鉆進同事的鼻孔裡,這個人趕緊伸手去阻止,卻已經來不及瞭,蟲早鉆進鼻子裡瞭。

隨著黑蟲的鉆入,同事也悠悠醒轉。

睡眠淺的人瞪大眼睛對同事說:「剛才好大一隻黑蟲鉆進你鼻孔瞭,你鼻子難受不?」同事也嚇得瞪大瞭眼睛,趕緊摸瞭摸自己的鼻子,還使勁捏瞭捏,然後不高興地說:「沒有呀……你是不是在和我開玩笑?!」

睡眠淺的人急瞭,正想賭咒發誓拍胸口說真的看見瞭,卻恰好有人來打米瞭。便趕緊都去忙瞭。這件事也就拋在瞭腦後。

第二天,又到中午,這人平時睡眠就淺,今天更是睡不著,看著一屋子的打米設備發呆。

而另一個人早已睡得鼾聲大作,呼嚕聲打得如雷鳴。

這時,睡眠淺的人無意中發現:昨天那隻黑蟲又從同事的鼻孔鉆出來瞭。他第一個念頭是想把這隻蟲弄死(可能潛意識裡覺得蟲對人都有危害)……但也許是出於好奇,又或許是太無聊,不知怎的就克制住瞭這個念頭,他悄悄跟在黑蟲的後面,想看看它到底在幹嘛?

隻見黑蟲悠悠的往屋外爬。

外婆講的故事,不嚇人,卻讓我好長一段時間不敢睡午覺

在屋外左逛右逛,好不悠哉。爬過一棵花,又踩過一棵草。逛瞭一段時間,終於看到屋外一大堆牛糞,(那個年代,到處都喂得有牛),這條蟲立即像撿到寶,飛快地撲過去,在牛糞跟前大口地吃瞭起來,吃得那叫一個香……原本癟癟的肚子也吃得慢慢鼓瞭起來……不知過瞭多久,大概是肚子實在裝不下瞭,便心滿意足地揩瞭揩嘴上的牛糞,摸瞭摸鼓起的肚子,打著飽嗝,笑咪咪地慢慢往回爬,一直爬進屋裡睡著的人的鼻孔。

爬進鼻孔沒多久,這人的呼嚕聲便由大變小,再由小變停,人也悠悠醒轉。

醒過來就笑,咂吧著嘴,高興地對睡眠淺的人說:你不知道,剛才我做瞭一個夢,夢到吃瞭一大桌子好吃的東西,實在太美味瞭………

還摸瞭摸肚子,說,呀,吃得太飽瞭。

接著又換瞭副表情,沮喪地說:可惜是個夢。

外婆講的故事,不嚇人,卻讓我好長一段時間不敢睡午覺

睡眠淺的人呆住瞭,聯想起剛才蟲吃牛糞的情形。不禁啞然失笑,心想:「美味?不過是吃瞭一堆牛糞。我還全看見瞭……」不過這話沒出口,因為太荒謬而不知從何說起。

但他隱隱覺得從同事鼻孔裡爬出的蟲不簡單,和同事有莫大的關聯。還好自己沒傷害它

從此,睡眠淺的這個人隻要不睡午覺,就留心觀察同伴鼻孔出來的蟲。

又是一天。果然,當同事一睡著,蟲便從鼻孔爬瞭出來。

睡眠淺的人正想多看一會兒,卻不料內急想小解,便先去上廁所。

小解回來,見睡夢中的同事表情很驚悚,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似乎遇到什麼危險的事,看他這難受的模樣,估計在做惡夢,睡眠淺的人便想去搖醒他,卻怎麼也搖不醒,相反,他的表情變得更加猙獰恐怖。睡眠淺的人急瞭,這人一急,腦袋就靈光,想起天天看到的黑蟲,莫非是黑蟲遇到什麼危險瞭?

這人便四處尋找,果然,不遠處太陽底下,一隻大公雞高聲尖聲叫著,撲扇著翅膀,在追趕著蟲……那蟲驚得四處躲閃,可怎麼也逃不出公雞的魔爪,危急萬分,眼看就要被公雞吃瞭。

外婆講的故事,不嚇人,卻讓我好長一段時間不敢睡午覺

這人便趕緊跑過去,撿起塊大石頭,打在瞭公雞身上,嚇跑瞭大公雞。

蟲得救,驚惶失措地往回跑,一跑回來,便「倏」的一下子鉆進同伴鼻孔,同伴又悠悠醒轉。

醒瞭立即擦瞭擦額頭的汗,表情十分誇張,說:

「好嚇人,剛才做瞭個夢,差點兒被怪獸吃瞭。

幸好天上及時掉下塊大石頭,把怪獸嚇跑瞭……唉呀,太嚇人瞭,以後都不敢睡午覺瞭。」

睡眠淺的人聽到這裡,終於可以確定,這黑蟲就是同事睡著後化成的魂。

外婆說:人睡著瞭,魂不閑著,便化成蟲四處遊蕩。有時候不巧被公雞吃瞭甚至被人踩死,就再也醒不過來瞭

外婆的故事讓我在好長一段時間裡怕睡午覺,深怕一個不小心,我的魂也變成蟲飛瞭出去。

後來上幼兒園,別的小朋友都在午睡,隻有我不敢睡,中午睡覺那幾個小時,便一個人趴在床上數天花板。

外婆講的故事,不嚇人,卻讓我好長一段時間不敢睡午覺

(本文所有圖片皆來自網路圖片,如有侵權請聯系後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