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美文 > 民間故事~古廟遇妖

民間故事~古廟遇妖

同治初年,四川廣元府有一個小吏名叫陳浩,奉上司之命去京城送公文。這公文都有送達期限,不能在路上耽擱,所以他每天必須要跑三百裡以上,這樣才能在規定的時間內趕到。

此時正值寒冬臘月,晝短夜長,陳浩騎馬奔波,一路寒風刺骨,三餐無飽,居無定所。

這一日,陳浩從早晨天不亮就開始趕路,一直到日暮時分才跑瞭三百餘裡,中午隻吃瞭一點幹糧。此時已是人困馬乏饑寒交加,心中很想找個地方休息,可是放眼看去,這地方是一片荒野,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眼看天色漸漸暗瞭下去,他不由心中有些焦急。好在又走瞭不到一裡,忽然看見前面不遠處有一個古宅,走近一看發現是一個廟宇,陳浩決定,先在廟宇內暫住一晚。

這寺廟的圍墻殘破不堪,兩扇大門紅漆剝落,廟門虛掩,裡面似乎並無燈火。進入廟門,院內全是枯葉敗草,積有半尺之厚,連原來的路徑也淹沒在雜草之中瞭。隻見院前是一個佛殿,佛像上灰塵滿佈蛛網密結,像前佛櫃殘破,香火斷絕,看來已被遺棄多時瞭。佛殿左邊還有兩廂偏房,想必是以前僧人們居住的地方,也已經殘缺不堪瞭。

陳浩也不敢細看。又轉到佛殿後面,發現這是一個小院,種著幾棵銀杏樹,都是枝幹粗壯。於是他將馬牽過來拴在樹上,自己仍回到佛殿準備找個地方睡覺。找來找去忽然發現佛座下有一個洞,大小剛好能容一個人半躺,洞口還圍著木板,估計是以前僧人們放東西用的。

陳浩見這個地方大小合適而且還可以擋風禦寒,於是便將隨身所帶佩刀放在佛龕裡,又取來毯子鋪在洞中,自己帶上幹糧鉆瞭進去,坐在洞中靠在壁上吃幹糧。剛吃瞭幾口,忽聽廟外傳來馬蹄聲,由遠及近瞬間已到瞭廟門口。陳浩吃瞭一驚,這麼晚瞭還有什麼人到這來?

此時新月初起光線朦朧,順著縫隙隱約看見一個老頭兒騎著馬立在廟門口。這老頭兒年約五旬,但依舊健碩,頜下的胡子長可及胸,氣宇軒昂與眾不同。馬後還徒步跟著一個虎背熊腰的少年,大概隻有二十歲左右。隻見老者跳下馬來,將馬鞭交給少年。等少年將馬拴在廟前樹上,兩人一前一後走進廟裡,徑直來到大殿之上。

陳浩不知這二人是正是邪,不敢貿然出來,於是便屏息靜氣地躲在洞中。隻見少年拿出一個坐墊放在地上請老者坐下,自己垂著雙手恭恭敬敬地立在一旁,滿臉惶恐。

忽聽老者緩緩說道:「我自幼浪跡江湖,雖靠獵劫為生,但是一向取之有道,從來都不敢狂悖妄殺肆意淫虐,三十年來之所以幸逃法網從未失手,想必就是因為這個緣故。沒想到你剛入我門下就亂瞭我的規矩。前天晚上若不是我一個人留下斷後,你們二十多個人能有一個活下來的嗎?」

少年聽罷,趕緊躬身作答道:「多虧師父大發神威,我們才得幸免。」

老者又道:「後來聽說他傢有一守寡婦人,你居然夜入其室奸污瞭她,還殺瞭她的幼子。似這般惡毒殘忍的手段,實在是令人發指。倘若皇天有知,定然不會饒過你。再者,若你被捕,死罪難逃,定然會連累我們所有人。」

少年一聽面色大變,倉皇跪在地下對老者磕頭,口中隻道:「弟子罪該萬死,請師父恕罪,我願接受重責!」

老者雙眼微閉不為所動,冷冷一笑道:「到瞭這個地步,你難道還想活命嗎?聖人之道,不外一個恕字。你傢也有婦孺,要是遭受如此凌辱,你能甘心嗎?你還是自我瞭斷吧,以慰孤兒寡母的在天之靈!」說畢便解下身上的佩刀讓少年拿去。

少年耳聽此言,知道再無活路,按過老者的佩刀,對著老者拜瞭三拜,自剄而死。

老者隻是坐在一旁冷眼相看,不發一言,此刻見少年伏屍於地,這才緩緩站起,看著少年的屍體長嘆一聲,把刀擦幹凈,還入刀鞘,徐徐走出門外上馬離去。

陳浩躲在洞內大氣也不敢出。此刻耳聽門外蹄聲漸遠,這才長出一口氣。眼看著地下的屍體,身上不禁感到一陣寒意,可是轉念一想,老者所言又頗有點盜亦有道的意思,又不由點頭贊嘆。眼看外面行將三更,陳浩也不敢再留在這裡,準備趁著月光趕路。正待取下木板,忽聽從右邊偏房之中傳來一陣淒厲的叫聲,如同老梟夜啼一般。陳浩在這寂靜的夜裡忽聽到如此人的聲音,不由大驚失色,身上也起瞭一層雞皮疙瘩,當即停下動作,不敢發出一點動靜。

過瞭片刻,隻聽偏房之中傳來「轟」的一聲,像是什麼東西落地的聲音,接著一個怪物從那半扇破門中走瞭出來。隻見此物約有一丈多長,全身遍體白毛,炬眼血口,手爪鋒利,走至院中舉頭望月,眼中精光閃爍有如電掣一般。

陳浩隻嚇得臉色煞白額冒冷汗,全身抖如篩糠,牙關緊咬,唯恐發出一點響動。怪物雙爪合十,對月亮拜瞭數拜,然後回身走到殿上,看著地下少年的屍體,用腳踢瞭兩下,忽然拍爪狂嘯起來,其聲猶如撕帛裂佈一般,接著便俯身將屍身抱起,將首級一把撕扯下來扔在地上,把嘴湊在脖腔上大口吮吸起來。等到腔中血液吸盡,怪物又將屍身衣服除下,張開血盆大口就咬骨嚼肉起來,就像貓吃老鼠一般,不到兩個時辰就連皮帶肉吃瞭個幹凈,隻剩遍地白骨狼藉滿地。

吃完之後,怪物意猶未盡,又將頭顱從地上撿起來,拿在手中看瞭又看,忽然左盤右旋,樂不可支,居然跳起舞來。跳瞭許久,忽聽外面隱隱約約傳來雞鳴的聲音,怪物方才張皇四顧,將頭顱扔在一旁,又來到院中將雙爪合起對月狂拜,拜畢才徐徐回到右邊的廂房中,進入棺中將棺蓋合上。

陳浩此時在洞中毛發森豎,身上的冷汗已將數層衣服濕透。眼見怪物回到偏房棺中,當下輕輕將木板取下悄悄爬出洞外,躡手躡腳來到後院,解下韁繩縱身上馬,直接從佛殿向門外沖去。

一出廟門,他才稍稍安心,當即快馬加鞭一直疾馳瞭五裡多。路邊也沒見到什麼村鎮,反倒是兩旁密林之中不時傳來鳥鳴獸叫之聲。陳浩心中怕這林中有野獸出沒,伸手就去取佩刀,沒想到一摸腰上空空蕩蕩,這才想起佩刀還在寺廟大殿的佛龕之中,剛才走得太倉促,忘記拿取瞭。本想著索性不要這佩刀瞭,在前面集市再買一把,可是他轉念一想,方才廟中死人被怪物所吃,隻剩下衣服和一個頭顱瞭,日後有人至此看見此情形定要報官。而刀上鐫刻著他的名字,而且當晚之事隻有他一人看到,就算實話實說也未必有人相信,到時再給他定個謀財害命那該如何是好?所以無論如何都要取回佩刀,免得以後會有牢獄之災。

陳浩調頭狂奔,等回到廟門口的時候,天還沒有亮。陳浩將馬拴在門前樹上,正準備進門,忽想那廂房之中的怪物甚是可怕,自己最好還是輕手輕腳地進去將佩刀拿出來,莫要驚動它才好。於是他把身上的包袱放在馬背上,自己躡手躡腳進入廟內。

廟內情形和他走時一樣,屍體的頭顱仍在院中,衣服還凌亂地扔在周圍,看來並沒有人來過。陳浩輕舒一口氣,躬身悄悄走進佛殿,一邊輕輕伸手去佛龕中拿自己的佩刀,一邊豎起耳朵聽右邊偏房中有無動靜。此時四下寂靜無聲,連一根針掉在地下都能聽見。陳浩右手剛拿到自己的佩刀,忽聽門外傳來一陣馬蹄聲,聽聲音越來越近,似乎馬上就要到廟門前瞭。他心中不由大吃一驚,若是此時有人進來看見廟中情形,自己就算渾身是嘴隻怕也說不清瞭,驚慌之下,右手不由一抖,手中佩刀「當」的一聲掉在地下。

陳浩心中大驚,正待彎腰將刀拾起,忽聽右手廂房之中傳來一陣「咯吱咯吱」的聲音,似乎是棺蓋正在移動。他心中大呼糟糕,一時懊悔不已,沒想到還是將這怪物驚動瞭。正想拔腳奔出佛殿,隻聽轟然一聲棺蓋落地,怪物已從廂房中沖瞭出來,瞬間來到他的面前,目光炯炯緊盯住他,口中嘶嘶直冒白氣。陳浩眼見著怪物站在面前,面色有如白紙一般,心中驚駭至極,雙腳如灌瞭鉛似的沉重,難以邁出一步,眼睜睜地看著怪物走到自己面前,雙手一張便欲來扭自己的脖子,同時張開血盆巨口,一口便向自己咬來。

陳浩腦中一片空白,雙眼一閉,心中暗道:沒想到我竟喪命於此!

正在此時,忽見白光一閃,怪物大叫一聲,趔趄而退。陳浩睜開雙眼,隻見怪物右臂黑血狂射,一隻爪子已被割去。

陳浩轉頭看去,一人正站在寺廟院內,手拿寶刀凝神正視怪物。此人不是別人,正是那個長胡子老頭兒。

這時怪物也看見瞭老者,知道自己是被他所傷,心中暴怒不已,仰天長嘯一聲,便縱身直撲過去,來勢洶洶如同想把老者碎屍萬段一般。老者眼見怪物來勢兇猛,口中大喝一聲,隨即縱身躍起,跳到圍墻之上,同時手中寶刀忽然飛起,白光一閃便將怪物的頭砍瞭下來,接著白光又一閃動,寶刀已回到瞭他的手中。隻見怪物沒瞭頭顱,雙腳依然不停,跌跌撞撞地一直沖向對面的圍墻。隻聽「轟隆」一聲,圍墻已然被它撞得四分五裂,怪物的身體這才隨之倒瞭下去,脖腔之中黑血直冒,雙腿不停地抽搐瞭好一會兒才一動不動瞭。

陳浩站在原地,驚魂未定,自己是死裡逃生,眼見這電光火石的一瞬間怪物就被老者所殺,心中種種驚險曲折實在難以言表,隻剩滿臉的驚惶之色。

老者從墻頭輕輕躍下,自言自語道:「這是什麼妖怪,被我蕩魔刀割瞭腦袋,居然還能撐這麼久才死。」

原來這老者本想一走瞭之,但是走到半路又想這徒兒暴屍於此也於心不忍。徒弟再不仁師父也不能無義啊。心中躊躇再三,他還是決定回來將徒兒的屍體好生安葬。沒想到剛到廟前就看見樹上拴著一匹馬,顯然是廟中已經有別的人瞭。他擔心旁人看見屍體以後會連累自己,正待轉身離去,忽聽身上所佩之刀發出嗡嗡的聲音,心中大為詫異。他這把寶刀名曰蕩魔刀,是他早年闖蕩江湖的時候一位異人所授,碰見妖魔鬼怪便會自動發出聲音。此刻寶刀忽響,說明廟中定有妖異,於是他就悄悄走進廟內查看。沒想到剛進院中就看到陳浩即將喪身在怪物手下,腦中不及細想,手中寶刀飛出,這才救瞭陳浩一命。

此時老者走到陳浩身前,將他上下打量瞭一下,口中問道:「不知客官是何人?」陳浩此時才緩過神來,心想這老者好生厲害,要是讓他知道昨晚我也在這,弄不好要被殺人滅口,於是回答道:「我是廣元一個小吏,要去京城送文書,因路經於此想進來休息,沒想到一進來就看見這地上的頭顱,心中驚慌萬分,正待前去報官,又突然從這厝棺之中沖出這頭怪物。若不是您在千鈞一發的時候救瞭我,我早就被它所害瞭。」

老者聽罷心中這才放心,於是對他說道:「我也是偶經此地想進來休息,恰好遇見瞭這事才救瞭你。」陳浩便與老者商量將頭顱衣服及怪物的屍體一起燒掉,免得再惹什麼麻煩。老者一聽正合他意,當下兩人就撿來柴火將怪物屍身和人的殘體一起燒瞭個幹凈。一切收拾妥當之後,兩人方才分手上路。

陳浩此後一直到京城,路上也再沒有遇見什麼怪異的事,他怎麼也猜不透這老者到底是何方神聖,也再沒有聽人說過他的事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