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歷史 > 懶鬼傳奇(傳奇故事)

懶鬼傳奇(傳奇故事)

民國時期,有一個叫謝德寶的人。這人在當地是出瞭名的懶鬼,能坐著絕不站著,能躺著絕不趴著,好吃懶做,經常把傢裡賺來的幾個錢偷去,到外面吃香的喝辣的。可這個人卻有個極為兇悍的老婆李鳳,整天對謝德寶喊打喊殺。

一日,謝德寶又把傢裡的錢偷去喝小酒瞭,喝得爽滋滋回來,剛進門,卻被眼前的情形給嚇到瞭。隻見李鳳一手叉腰,一手拿著劈柴的長刀,長刀所指之處是一個不足三歲大的孩子,孩子坐在椅子上呼呼大睡。

「你這個窩囊廢,今天要不然我先殺瞭你兒子,再殺你,再殺我自個。要不然你就自己男人一點,自行瞭斷去,我保證養好你兒子。你自個選!」李鳳拉開架勢,氣勢逼人。

謝德寶知道自己的確是個什麼也不會幹也不想幹的廢人,他嘆瞭一口氣說:「好吧,你要我死也行,你滿足我一個條件,我就自己找個沒人的地方瞭斷瞭自己。」

李鳳也爽快,道:「你還有什麼混賬條件就說,我全都盡力滿足你。」

「我想吃一頓紅燒香鹵豬腳,加上燒酒。」謝德寶也不客氣。

李鳳二話不說,上街把自己陪嫁的首飾當瞭,買瞭豬腳煮給謝德寶吃。

謝德寶慢悠悠地吃完香噴噴的豬腳,對用鄙視的眼光狠狠地盯著自己的李鳳說:「我記得,傢裡好像還有一隻老母雞……」

「我燉給你吃!」李鳳沉住氣,一字一頓地說。

謝德寶似乎還吃上癮瞭,咂巴咂巴地喝完雞湯後,說:「咱傢好像還曬著幾根臘腸……」

吃完臘腸,謝德寶已經撐得不行瞭,他打瞭個飽嗝說:「好吧,我這輩子也算活夠瞭,我也不在這礙你的眼瞭,也的確委屈你瞭,我這就去死瞭。」

謝德寶從傢裡晃悠悠地出來,一路尋思著怎麼個死法好。用刀抹脖子吧,太疼,還是算瞭。上吊吧,窒息更難受。撞墻吧,還是不敢。咦,這路怎麼晃悠悠的,原來自己走到木板橋上來瞭。看來上天已經指明我的死法瞭,也好,我隻要這麼一跳就解決瞭。

謝德寶也沒怎麼猶豫,就這麼輕輕一蹦就跳瞭。可是當他掉進河裡的那一瞬間,他就害怕瞭,條件反射地抓住瞭一根橋墩的木頭,死死抓住不放手。

謝德寶在被河水沖刷瞭一個多小時後,終於爬瞭上來。謝德寶累得躺在橋上再也不想動彈。也好,就這樣睡覺吧,等睡著瞭,轉個身掉下河裡就好瞭,這樣死最好。謝德寶心想。

就這樣謝德寶睡瞭過去。迷糊中聽見有人在喊他:「謝德寶,謝德寶!」

「睡覺呢,睡覺呢,別吵!」謝德寶嘟囔道。

「你的貴人到瞭,還不快去,就在那邊坐著呢,趕快醒來。」那個聲音說。

謝德寶好似被人掐’瞭一把,一下驚醒過來。看看周圍,果然有一個商人模樣的中年人正坐在橋邊的石頭上休息。謝德寶趕緊上前去問:「這位大叔,坐在這裡幹什麼呢,你看上去挺面生的啊。」

中年人不斷地拿著手帕擦汗說:「我是一個過路的鹽商,本來趕著兩匹馬販鹽回廣州的。誰知道路上兩匹馬不知道吃瞭什麼東西,突然就死瞭。我隻好自己挑著東西回。中途還扔瞭不少東西呢。」

「這樣吧,我幫你挑東西吧,我以後就跟著你瞭。」謝德寶就要去挑東西。

「那好吧,我叫徐川海,是個鹽商,你跟著我,我保證你有飯吃。」徐川海不再拒絕,領著謝德寶上路瞭。謝德寶過完橋的時候忽然轉頭看瞭一眼路邊的小祭壇,隻見祭壇裡的那尊菩薩忽然開口一笑。

謝德寶就跟著商人徐川海從江西到瞭廣東廣州,開始跟著販鹽。其實徐川海也隻是個小商販,但是自從謝德寶來瞭以後,生意開始出奇地好,做事也非常順利。於是生意越做越大,漸漸地,徐川海成為瞭廣州首屈一指的鹽商富商。徐川海認為謝德寶是個福星,大大小小的事都讓他去管理,謝德寶也變得勤奮爭氣,做成瞭好幾樁大生意。再後來,謝德寶娶瞭徐川海的女兒為妻,生下瞭一雙兒女。

轉眼就過瞭十五年。解放前夕,徐川海讓謝德寶壓縮生意,取出存銀,收拾財務,決定去臺灣。謝德寶卻說要回江西一趟。

「你不是沒有親人瞭嗎9」徐川海疑惑。

謝德寶解釋說:「雖然我是孤兒,但是我畢竟是在那裡長大的,那裡是我的故土。我怕這一走,就真的再也回不來瞭。我想最後去拜別一下我的傢鄉。」

徐川海贊賞謝德寶的行為,說:「去可以,但是,二十天內你必須回來,和我們一起去臺灣。」

謝德寶拜別妻子兒女,帶著仆人和一些財物乘快船三天就到達瞭老傢江西。回到傢鄉,謝德寶讓仆人在碼頭邊租房安頓下來,自己一個人上街晃悠。傢鄉是個小縣城,盡管十五年過去瞭,這裡依舊沒什麼特別的變化。謝德寶很快就找到瞭妻子當年賣菜的那個菜市場。可是,謝德寶溜達瞭好幾圈也沒看見妻子李鳳的身影。他便找瞭個年齡稍大的老人詢問:「這位老伯,請問一下謝德寶傢還有人不?」

「怎麼沒有,你是?」老伯反問。

「我是謝德寶的遠房親戚,來看看他傢的。」謝德寶說著把一個大洋塞進老伯的手裡。

「呵呵,你來晚啦。謝德寶十幾年前就不見瞭。如今隻剩下他老婆李鳳和他兒子謝俊。」老伯樂呵呵地說。

「李鳳還沒改嫁嗎?」謝德寶問。

老伯擺擺手說:「沒呢!別看李鳳是個潑辣女人,但其實是個好女人,她一個人拉扯孩子非常不容易。謝德寶也太混……哦,呵呵,我就不評論瞭。你看,她兒子又來幫他娘賣菜來瞭。」

謝德寶轉頭一看,隻見一個年輕的後生挑著兩擔青菜健步而來。那面容,跟自己年輕時很是相像。果然是自己的兒子。

「小兄弟,你的菜賣不賣?」謝德寶攔住瞭謝俊。

「賣,當然賣!」謝俊趕緊說。

「好,你的菜我全要瞭,你把你的菜挑著跟我來。」謝德寶說。

「好好好。」謝俊一看這人就知道是有錢人,很是高興。

謝德寶把謝俊領到碼頭,把菜錢給瞭謝俊。謝俊正要離開,謝德寶忽然說:「小兄弟,我這船艙裡有十麻袋大米。每一袋大米大概能賣七八個大洋,你每天扛一袋大米去賣,然後把兩個大洋給我就可以,怎麼樣?」

「當然好瞭。」謝俊大喜,簡直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你不怕我扛瞭你的米就不回來瞭嗎?」

「哈哈,我相信你,小兄弟,趕快去扛一袋吧。但是要記得,這一袋大米一定要先回到傢裡拆成一斤一斤地賣,千萬記得。」謝德寶說。

「放心,一定會。」謝俊扛著一袋大米喜滋滋地走瞭。

謝德寶回到傢裡,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跟母親說瞭。李鳳對兒子的遭遇既高興又好奇,可是一時也猜不出個所以然。兩個人準備按謝德寶的吩咐把大米裝成一斤一斤地去賣,可是打開米袋子一看,裡面居然有兩根金條!

「怎麼辦?」謝德寶不知所措。

「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這樣吧,你明天先去把米給賣瞭,然後把金條和賣來的錢一並給那個人送回去。看看他怎麼說。」李鳳說。

「好。」

第二天,謝俊拿著賣米得來的八個大洋和兩根金條找到瞭謝德寶:「老板,這是賣米得來的八個大洋。還有這是米袋裡發現的……」

「不用說瞭,我都知道。東西你拿回去,事先說好的,除瞭這兩個大洋,其他都是你的。」謝德寶很是滿意謝俊的行為,「我那裡還有大米,你再去扛一袋出去賣吧!」

謝俊千恩萬謝地走瞭。連續九天,謝俊每天來扛一麻袋大米。第十天的時候,謝俊帶著他母親的強烈要求對謝德寶說:「老板,我娘說你今天無論如何也要到我傢去吃一頓飯,要不然她就不讓我回去瞭。」

謝德寶依然搖搖頭說:「我也說過好幾次瞭,不用瞭。別讓你娘折騰瞭。米你也扛完瞭,我也該走瞭。小兄弟,保重哈。」

謝俊見謝德寶就要走,趕緊拉著謝德寶說:「老板,你不去我傢,我母親非得罵死我不可。」

謝德寶隻好跟謝俊說:「你跟你娘說,豬腳吃過瞭,老母雞吃過瞭,臘腸也吃過瞭,不需要再吃什麼瞭。她肯定不會再說你什麼瞭,另外,好好照顧你娘。」說完,叫上仆人乘船離開瞭。

謝俊把話帶給母親,李鳳聽瞭,嘆瞭口氣說:「原來那個人是你那挨千刀的爹。也罷,他是來還債的。兒子,你跪下,朝你爹走的地方磕幾個頭。」

謝俊朝謝德寶離開的碼頭方向重重地磕瞭三個響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