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美食 > 女孩兒癡愛男孩兒,外婆看出玄機,說女孩是中瞭「桃花蠱」

女孩兒癡愛男孩兒,外婆看出玄機,說女孩是中瞭「桃花蠱」

「心蠱」這東西,有點類似於「桃花蠱」。但兩者又有很大的區別,區別就是,一個是雙方同意,愛的死心塌地,一旦有一方變卦,那麼,兩個人都會死。一個是單方意願,下咒蠱惑,一旦被破解,就會反噬,下咒者死。但通常,桃花蠱無人能破。因為自己察覺不瞭。

聽我外婆說,她年輕的時候,寨子裡曾經有個很漂亮的姑娘,很多人都愛慕她,但無人能得到垂青。

這個姑娘酒量很大,寨子裡自己釀的純糯米酒(跟鳳凰現在賣的那種,區別很大),她一個人喝個一兩斤都無所謂。她的箭術(拉弓射箭。)很好,刀法也好,經常跟著她阿爹去山上打獵。後來和她爹出寨子去賣皮子,回來後,就有點不正常,經常走神,經常一個人喝酒一個人上山。她阿爹以為姑娘心裡有什麼事瞭,也不好問,就隨她去瞭,想著反正過幾天就會好的。

(外婆跟我說的時候,有說過這個姑娘的名字,可我忘記瞭,就用「姑娘」代替吧)女孩兒癡愛男孩兒,外婆看出玄機,說女孩是中瞭「桃花蠱」

(我聽到這裡,以為是姑娘在集市上碰到瞭心儀的小夥子,回來就開始犯相思呢,哪知道沒有那麼簡單。)

就這樣日子還是像尋常一樣的過,姑娘照樣跟著阿爹上山,照樣和同伴們笑鬧,可眼角眉梢,總是帶著那麼點惆悵。

外婆那時候和她玩得好,就問她,是不是有心上人瞭(看來都和我想的一樣),那姑娘很重的嘆瞭口氣,說,我也不知道。反正,總覺得心裡缺瞭什麼東西。

外婆笑她,心給瞭別人瞭,當然缺瞭啦。

她很嚴肅的說,不是的,是你想的那樣的。

外婆說她那時候還年輕,也不懂那姑娘到底怎麼瞭,也聽不明白她想表達什麼,也沒放在心上。嘻嘻哈哈一陣,就把這事給忘瞭。

皮子積攢到瞭一定程度瞭,姑娘和阿爹又出寨子瞭,可是回來的時候,卻隻看見阿爹一個人。外婆問阿爹說姑娘呢,阿爹卻不說話。

外婆說阿爹的樣子很嚴肅,她看瞭覺得有點怕,也就沒問瞭。

一直過瞭三天,姑娘才回來,回來後很高興地來找外婆,邀外婆一起下水去(遊泳)。

外婆很好奇,就問她碰到瞭什麼事情,姑娘很神秘,一臉帶笑的說,不告訴你。

(我猜,應該是她去找她上次碰到的心上人瞭,而且發生瞭什麼故事)

日子還是這樣過著(苗寨的日子很簡單,一天怎麼過,一年也這麼過),可姑娘的變化,卻大太驚人瞭。

最先發現的,是外婆(照這樣看,外婆那時候,和她應該是密友),姑娘不和阿爹一起上山瞭,卻出瞭幾次寨子,臉色一次比一次差,酒喝的一次比一次多,甚至還喝醉。外婆問她,她卻不說。

再後來,大傢都看出來瞭,因為也遮掩不住瞭。姑娘的肚子大瞭。

(我隱約猜到,可能是一出「癡心女子負心郎」的俗劇,後來的事實證明,我隻猜對一小半。)

苗寨實行「傢法」,所謂的法律,在寨子裡沒有人當回事(當然,估計也沒有人知道)。未出嫁的姑娘,懷瞭孕,那可是驚天動地的事情。但苗人淳樸,隻要求姑娘說出那漢子的名字,是哪個寨子的,就不處置他。相反,還送她到那個寨子去。可姑娘一言不發。外婆說,後來姑娘告訴她,不是她不說,而是她也不知道。(真前衛啊!)女孩兒癡愛男孩兒,外婆看出玄機,說女孩是中瞭「桃花蠱」

姑娘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寨裡人的耐心也一天比一天少,他們絕不會容忍一個「野種」出生在他們的土地裡,他們開始商量要用傢法處置瞭(外婆一直不肯告訴我到底是什麼傢法,隻說很殘忍)。阿爹一開始還為姑娘求情,可姑娘始終說不出孩子的來歷,眼看著,隻能等死瞭。

可是,轉機卻在這個時候出現瞭!

這個轉機,就是林傢峒裡的神婆(苗寨的神婆,不是現在那種裝神弄鬼的神婆,神婆隻是一種稱呼,有男有女,類似於大降頭師,在苗族,很有地位)到寨子裡去瞭,本來是去找一種藥材,去瞭寨子後,聽說瞭這件事情,就去看瞭姑娘。

他一見,就說,不對,事情沒有那麼簡單。然後就用很尖銳的聲音質問阿爹,在集市,到底發生瞭什麼事情?你們碰到瞭什麼人?

阿爹隻在那吧唧吧唧的抽旱煙,外婆說那時候她都著急瞭(我想,應該隻是好奇吧),直到一袋煙都要抽完瞭,阿爹才說,我們碰到瞭黑苗(苗族的一支,現在還有)的人,他們一共有三個,我們還交談瞭一會,姑娘和他們,一起喝瞭酒,然後我們就回寨子瞭。可是我沒覺得有什麼不對勁啊,我們都有紋身,服飾也表明瞭我們是蠱苗的人,他們也不會敢招惹啊。

神婆看瞭阿爹一眼,忿忿的說,哼,蠱苗的人,陰溝裡翻瞭船!!姑娘被人落瞭「桃花蠱」!而且,沒出兩個月,自己又自行落瞭「心蠱」!蠢到瞭極點!

聽的人,沒有一個不驚訝的,(外婆告訴我,桃花蠱和心蠱,如果落在一起,那麼是沒有人可以解的,若是背棄瞭蠱意的初衷,必死無疑)姑娘身為蠱苗得人,怎麼會如此大意被人落蠱呢?再說瞭,如果落蠱者是那黑苗的男子,他們又從何處得知桃花蠱的落法以及桃花蠱的蠱蟲呢?(有很多種蠱,是需要用到蠱蟲的)

大傢百思不得其解,後來神婆說,你們派幾個精壯的男子,隨我去一趟黑苗的寨子,姑娘先別動,事情弄清楚瞭,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神婆他們去瞭黑苗後,具體發生瞭什麼,外婆也不知道,也是後來,聽別人說起,才得知的)

神婆他們回來後,和阿爹說瞭一些話,阿爹的臉一下就白瞭,垂拉個頭,一言不發。

這時候姑娘出來瞭,她問,神婆阿伯(這個稱呼很怪異,但那神婆確實是男的),孩子的爹,到底怎麼瞭。

神婆看著她,問,他下瞭桃花蠱,你知道嗎?

姑娘說,一開始,我並不知道,隻是覺得,總有人在呼喚我,總是夢見一個人,告訴我,去找他。

神婆又問,那麼為什麼,你要落心蠱?你搞清楚他的情況瞭麼?你問清楚他的意願瞭麼?

姑娘很輕,卻很倔強的說,他說他隻要能跟我在一起,死也不怕!

神婆看瞭她一眼(外婆說,她在旁邊看著,都能感覺到神婆這一眼很凌厲,看得人全身發抖),轉頭對阿爹說,姑娘,是寨子的人,可那野種,不能留在寨子裡。那黑苗漢子,也要處理掉!

(好恐怖,什麼叫「處理掉」?殺瞭?後來才知道,比殺瞭慘烈多瞭)

這時候姑娘瘋瞭一樣的叫,不行,你們不能弄掉我的孩子!他不會不要他的!他知道我落瞭蠱的!他不會拿自己的命開玩笑的!!

神婆用一種很憐憫的眼光看瞭姑娘一眼,說,這個時候瞭,你還自欺欺人麼?你胸口不痛麼?你的鼻子不流血麼?你的神智,每一刻都很清醒麼?你的蠱蟲,沒有給你任何信息麼?(外婆說,那是心蠱發作時候的癥狀)

姑娘還不死心,拼命的搖頭,大叫,不,不是的,不是的!

神婆不再理她,自顧自的走開瞭,帶瞭十幾個精壯的漢子,去黑苗要人瞭。

阿爹很痛苦的看著姑娘,不住的唉聲嘆氣。

外婆這時候走過去坐在姑娘身邊,不住地問她怎麼回事,為什麼要落心蠱?是不是真的開始發作瞭?姑娘卻一聲不發。這時候,外婆看到瞭姑娘的鼻血,紫黑色的鼻血。外婆什麼都明白瞭。

過瞭三天,神婆回來瞭,一起回來的,還有一個外婆不認識的男人,估計就是那「黑苗漢子」(苗寨很有一些約定俗成的規矩,比如說,犯瞭別人寨子裡的規矩,別人的寨子來要人,一般都不會護短的,更何況,來要人的,是誰也惹不起的蠱苗)。女孩兒癡愛男孩兒,外婆看出玄機,說女孩是中瞭「桃花蠱」

神婆把那黑苗漢子關進瞭一間小屋,然後去找姑娘,告訴她說「姑娘,這個漢子,曾搭救過我們族裡的人,那人教會瞭他桃花蠱,並給瞭他一隻蠱蟲,但卻沒有告訴他,下這個蠱的後果。而你,跟他說要下心蠱的時候,他當時是真心實意接受的,可當他回自己的寨子,瞭解到心蠱的可怕時,便開始到處找人解蠱,可是,心蠱,又怎能找到人解。而他,也遲遲未來找你,實現他許下的諾言,於是,蠱蟲開始反噬瞭。你們同時,出現瞭反噬的狀況。現在,我幫你弄掉肚子裡的野種,然後,你跟著我,親手解決掉他。然後我再作法,那麼,你還有活下來的機會。否則,隻能同歸於盡。

(外婆說,她當時已經發抖瞭,她深知什麼叫」親手解決掉他)

姑娘驚恐的看著神婆,大叫著「不!不可以的!你們不可以的!!」

可神婆這時候把手從胸口的衣襟伸瞭進去,姑娘一見,不住的後退,可一間房子能有多大,退到頭瞭,又怎麼辦呢,一屋子的人,隻敢站在那裡,連出氣,都變得小心翼翼•••

神婆從衣襟裡掏出瞭一隻蠍子,抓住姑娘的手,把蠍子放瞭上去,然後喃喃自語瞭不到一分鐘,摸瞭摸姑娘的臉,姑娘瞬間臉色蒼白,外婆連忙走瞭過去,扶住瞭姑娘,坐在椅子上。

(外婆說,她一直在不停地抖動,扶住姑娘的時候,也不知道姑娘是不是也在抖動)

神婆又說,你坐一會,十分鐘後,到坪子裡去。其它的人,跟我出去。

外婆一直陪著姑娘,就沒有跟著出去,這時候,姑娘說瞭句,完瞭,什麼都完瞭。

過瞭一會,外婆扶著姑娘出去。(我一直很納悶,外婆一直說姑娘是個很烈性的女子,可為什麼從頭到尾,她都沒有反抗?是不敢?還是不能?)

(外婆說,她到瞭坪裡,要使勁咬住瞭嘴巴,才能不發出尖叫聲,而姑娘,已經沒有力氣站立瞭)

坪上豎瞭一根柱子,尖尖的一頭插到瞭土裡,燃起瞭幾堆火,神婆的身上,爬滿瞭蜈蚣和蠍子。臉色發紫。

那個黑苗漢子,已經小便失禁瞭(外婆說,苗傢的漢子,都是很彪悍的,能讓他小便失禁,一個也是因為場面太恐怖瞭,再一個,苗人深知得罪蠱苗後的下場,早死,是福氣)

(那為什麼這個黑苗漢子,要去招惹姑娘?甚至還敢對她下蠱?可能是年紀太小?可能是太不知道天高地厚?沒有道理。我想不通。不想瞭,權當故事聽。)

這時候過來兩個人,提瞭一桶不知道什麼動物的血,神婆喝瞭一口,然後把一條小蜈蚣放進瞭嘴裡(真惡心)過瞭一會,張開嘴,蜈蚣爬瞭出來,神婆托著那條蜈蚣,走到姑娘眼前,伸出手,說,去,把它喂給他吃。讓他吞進去。

(外婆說,那時候她都有小便失禁的感覺,雖然生長在寨子裡,可這樣的場面,也是第一次見)

姑娘一邊拼命地搖頭,一邊喊著不!這時候那神婆又說,去,如果你想活下來。就算你不去,他一樣會死,而且死的不一樣比現在好看。

姑娘簡直是一步三挪的挪到瞭那漢子眼前,那漢子竟然哭瞭,哭喊著要姑娘放過他,他再也不起異心瞭。

姑娘回頭看著神婆,神婆很堅定的說,去,要他吞下去。然後對漢子左右的兩個人點瞭點頭。

那兩個人一個捏住瞭漢子的嘴,讓他張開,一個在後面揪住瞭頭發,讓他頭仰起來,姑娘走上前去,拿起蜈蚣,放在瞭那漢子張開瞭的嘴巴上面,蜈蚣開始吐出一種黏液,滴到漢子的嘴裡,那漢子一開始還掙紮,可漸漸的,好像有點神智不清瞭的樣子,開始流口水。

這時候神婆說,快,放進去,讓他吞下去!女孩兒癡愛男孩兒,外婆看出玄機,說女孩是中瞭「桃花蠱」

(外婆說,她能看得出姑娘那時候,痛苦到瞭極點,幾乎都扭曲瞭的臉,開始發紅)姑娘一閉眼,還是把蜈蚣放瞭進去,那左右兩個人,便很迅速的托直他的頭,閉上他的嘴。那漢子的眼睛都要鼓出來瞭一樣,隻看到他喉嚨在很迅速的動,不一會,開始流出紫黑色的鼻血,然後嘴巴也開始流血。

(外婆說,這個時候,她已經坐在地上瞭,而姑娘,早已經攤在地上瞭)

這時候神婆開始用那桶動物的血潑那個漢子,一邊潑,一邊念念有詞,然後脫下瞭上衣,竟然從身上遊出去一條蛇,咬住瞭那漢子的右手中指。

(外婆說,那神婆身上的紋身,像真的一樣,很多種毒物,她看瞭都害怕)

蛇不一會就回來瞭,神婆捏開蛇的嘴,用手指頭在蛇嘴裡一劃拉,走到姑娘眼前,把那從蛇嘴裡抽出來的手指頭伸到姑娘眼前,說,含住它,把黏液吞下去。

那姑娘好像已經呆瞭,神婆說瞭兩遍,她才反應過來,含住瞭那神婆的手指頭。

當姑娘吞下第一口口水的時候,漢子開始嘔吐,全是蟲子,然後就是血,沒到五分鐘,那漢子,死瞭。

(不要懷疑他真的死瞭。別說是那個時候,就是現在,你在深遠的苗寨殺個人,都不會有人說你犯法。當然,殺的那個人,是該死的人。但到底什麼是該死的人,我也不知道。)

外婆說,那一幕,發生在她16歲的時候,那漢子死瞭的第二天,姑娘在傢裡拉瞭一灘血,還有一團粉紅色類似於肉的東西(應該是孩子掉瞭)。神婆派瞭一個人,把那團肉和那個漢子的屍體,送到瞭那個漢子自己的寨子裡去,並帶去瞭一句話,這是輕的。

第二年那姑娘和那阿爹,就被神婆帶著,到更深遠的寨子裡去瞭。至於去瞭哪個寨子,外婆就不清楚瞭。

外婆說的時候,面有懼色,怕是那些往事,依然歷歷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