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社會 > 江歌案中的人性暗黑,能否得到法律制裁?網事熱評

江歌案中的人性暗黑,能否得到法律制裁?網事熱評

新聞多是有熱度的。隨著時間的流逝,它會漸漸淡去人們的視線,成為被抹去的記憶。

也有一種新聞,無論過多久,當它重回輿論,總能用鋒銳的棱刺,紮進你的內心,攪動你的柔弱。「江歌遇害事件」,就是後者。

關於事件的來龍去脈,其實不必過於贅述。簡而言之,就是去年的11月3日晚上,留日女學生江歌被一個叫陳世峰的人殺害,而陳是江歌閨蜜劉某的前男友。

在那個慘痛的深夜究竟發生瞭什麼,江歌已經不能親口告訴我們,或許隻有劉某和陳世峰才心知肚明,而與江歌同住的劉某,早已撇清關系,「根本沒有看到任何有關嫌疑人的信息,聽到的爭吵聲也是隔著門」, 「想出門看看,卻推不開門」。然而,這些冰冷的言語,其實都經不起推敲。

江歌和劉某的前男友在門外爭吵、受傷致死,難道沒有發出一點反抗和呼救的聲音,在屋內的劉某難道聽不到?從常識來說,一般居住的門都是往屋內開的,而不是往外推的,門怎麼會打不開?有留學生表示,在日本就沒有從外面鎖上裡面打不開的門。

無論是簡單的邏輯推論,還是鄰居的證言、雙方的微信對話,都指向一個殘酷的結論,就是劉某帶有見死不救的嫌疑。

從人的本能看,趨利避害亦無可厚非,為瞭安全躲在房間,不敢立即出來相救,也情有可原。但更讓人心寒的是,案發300天,劉某竟然沒有見過一次江歌的母親。電話不接,短信不回,微信不理。偶爾回復一句,也是特別客套的:「阿姨,江歌死瞭我也很難過,請你不要再找我瞭。」甚至還威脅,「你再騷擾我,我死都不會出庭作證的!」

即便真的如劉某所言,她與此事毫無關系,這種做法也是冷血無情的。畢竟,這是自己閨蜜的母親,一個失去孩子的悲傷母親,說清原委,致以安慰,也是人之常情,有什麼不敢、不能面對的呢?難道「心中有鬼」?

近期,知名網路視頻欄目《局面》,記錄瞭江歌母親與劉某見面的情形。兩個小時的相見,夾雜著江歌母親對劉某的盤問和指責,以及劉某的痛哭和辯解。江歌母親表示不會原諒劉某,而劉某則在輿論重壓之下,呈現出崩潰的跡象。

這次見面,隻是輿論道德重壓下,對人性的一次拷打。或許,在現實中,社會道德的譴責,還會讓某些人惴惴不安,度日如年。但這種道德層面的「懲罰」,不應是事件的終結。

從法律層面看,我國刑法實行屬人管轄、屬地管轄和保護管轄。被日本警方逮捕的犯罪嫌疑人陳世峰,也就是江歌室友劉某的前男友,可依照犯罪行為地日本法律進行審判。對於劉某,隨著事件調查深入,如果證實「見死不救」,也應當受到法律懲罰。

根據我國刑法,基於江歌與劉某的前置關系,一方對另一方存有救助義務。如果「見死不救」,連報警電話也沒有的話,應視為放任對方的死亡(間接故意),涉嫌構成故意殺人罪,情節較輕的,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

在日本刑法中,「見死不救」被稱為「遺棄罪」,對責任人處以3個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果「遺棄致死傷」罪名成立,一般判處2年以上有期徒刑。2009年,日本當紅明星押尾學對瀕死的陪酒女棄之不顧,沒有及時打電話叫急救車,結果延誤瞭救治。東京高等法院對押尾學的判決是罪名成立,判刑2年6個月。

不僅如此,按照《民法總則》,見義勇為者受到的人身及財產損失,應當遵循公平原則,由受益人承擔適當的補償責任。如果江歌的見義勇為行為得以確認,作為受益者的一方,應當作出一定的經濟補償。

道德不是萬能的。面對人性的暗黑,拿起法律的武器,才能讓逝者安息,讓生者堅強。(特約評論員 歐陽晨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