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旅遊 > 山鄉夜驚魂(現代故事)

山鄉夜驚魂(現代故事)

山鄉夜驚魂(現代故事)

夜宿山村

王曉峰喜歡旅遊,不過他不愛去那些風景名勝。王曉峰旅遊講究的就是個原生態,隻有那些還沒有被開發的,依舊沉浸在寧靜當中的清山秀水才能讓他心動。

這一次,王曉峰偶然聽人說瞭個好地方,便手拿地圖一路摸瞭過去。車越換越小,路越走越窄,大山深處的美景,讓王曉峰流連忘返。

興奮過後,王曉峰驀然發覺,日落西山,暮色四合。他嚇瞭一跳,如果不能在天黑前找戶人傢落腳那可就慘瞭。大山裡本來就山高林密,地廣人稀,找戶人傢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王曉峰腳步慌亂,氣喘籲籲,走瞭好幾裡地兒,才在山窩窩裡看見瞭一戶人傢。

數間瓦房,一個院落,收拾得幹凈利索。王曉峰走到院門口停住腳,喊瞭兩嗓子。屋裡出來個男人,三十多歲,臉色黝黑,體格健壯,帶著一臉憨憨的笑,看見王曉峰,愣瞭一下,說:「你是城裡人吧?咋跑這兒來瞭?」

王曉峰笑著說:「你怎麼知道我是城裡人?」

那男人得意地一笑,說:「城裡人都這身打扮,我在城裡打工時見過!」見王曉峰還站在門口,男人朝他招手,「你是想討口水喝吧?進來呀。」

山裡人就是厚道,兩句話沒說就讓你進屋瞭,看來借宿不成問題。王曉峰接過男人遞給他的水缸子,喝瞭一口甜滋滋的山泉水,開門見山地說:「大哥,天快黑瞭,我想在你傢借宿一晚,成不?」男人撓頭,一副挺為難的樣子,王曉峰心裡一沉,他不喜歡強人所難,便擠出個笑容說:「如果大哥不方便,那就算瞭!」王曉峰轉身拎起自己的背包,就要出門,男子卻一把攔住瞭他,說:「你要再走五裡多路才會有人傢,那時天早黑瞭,一個不小心你就得掉溝裡去。得!還是就住我傢吧!」王曉峰沒想到對方這麼快就改變瞭主意,嘴裡一個勁兒說著感激的話。

王曉峰和男人聊瞭一會兒,好奇地問:「傢裡怎麼就你一個人?」

男人望著外面說:「你嫂子回娘傢借錢去瞭,這會兒也該回來瞭!」話音未落,院門一響,進來個女人,平頭整臉的,很清爽。不用說,是男人的媳婦回來瞭,她看見傢裡多瞭個陌生人,還是城裡人,吃瞭一驚。王曉峰沒在意,站起身大大方方叫瞭聲嫂子,女人臉紅紅地應瞭一聲,把男人拽進瞭裡屋,兩人在裡面嘀咕瞭好半天。

再出來時,女人多瞭一份熱情,笑盈盈地為王曉峰準備起瞭晚飯。片刻的工夫,香噴噴的小米稀飯和誘人的土豆絲卷餅就端上瞭桌,女人還一個勁兒地客氣:「山裡人傢沒啥好東西,你就將就地吃點吧!」還沒等她說完呢,王曉峰就風卷殘雲地吃瞭起來。

吃完飯,打兩個飽嗝的工夫,天就漆黑瞭。

奪命狂奔

山裡的黑夜真叫個黑啊!展眼望去,如同鉆進瞭打翻的墨缸,睜眼就跟閉眼一個樣兒;再往上看,一抹若有若無的山脊將天與地分瞭開來,山的上空有幾顆清亮的星星在閃閃發光。「山裡的夜真美啊!」王曉峰看著窗外,忍不住發出一聲感慨,這時,困意襲來,他翻個身進入瞭夢鄉。

王曉峰是被憋醒的,他不好意思驚動人傢,便悄悄爬起來,躡手躡腳打開門來到瞭屋外。廁所就在墻角,白天他已經來過一次,所以很容易就找著瞭。這時月亮也上來瞭,小院沐浴在一片清輝當中,一切都顯得那麼朦朧悠遠。

王曉峰蹲瞭好一會兒才完成任務,他站起身剛要走出廁所,突然,他又退瞭回來,扒著墻頭賊頭賊腦地張望起來。隻見一扇窗戶悄無聲息地打開,一個黑影跳瞭出來,那黑影快步穿過院子,直奔院門而去。

「有賊!」王曉峰心裡咯噔一下,對瞭!男人不是說自己媳婦今天是去借錢的嘛,看來是被人盯上瞭,這些個念頭在王曉峰心裡一滾而過。他下意識地要沖過去,可就在這時,小偷手裡的一樣東西在月光下閃出瞭冷冷的寒光,那是一把刀。王曉峰打瞭個哆嗦,呆在廁所門口,等他再看,小偷早消失在茫茫夜色當中。

王曉峰垂頭喪氣回到屋裡,倒在自己床上,怎麼也睡不著瞭。突然,他詐屍般坐瞭起來,他想到瞭一個嚴重的問題:明天人傢發現丟瞭東西,肯定第一個就會懷疑是他王曉峰幹的,到時候他是有口難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這是在大山裡,山高皇帝遠的,人傢要把他怎麼樣,上哪兒說理去⋯⋯

王曉峰一口氣跑出好遠瞭,才敢回頭張望。說實話,他覺著挺對不住那個大哥一傢的,可出瞭這種事,他也是沒有辦法啊。王曉峰不敢停留,因為他知道,一旦被追上,那就黃泥掉進褲襠裡——不是屎也是屎瞭!

出山的路很遠,山頂上的月亮照不到腳下,山間小路又崎嶇不平,擰麻花似的。王曉峰兩眼一黑,他已經記不起摔瞭多少個跟頭,衣服劃破瞭,手掌蹭出瞭血,膝蓋磨脫瞭皮。短短的一段山路已令王曉峰苦不堪言,他剛想坐下來喘口氣,回頭一看嚇瞭一跳,有燈光朝這邊射來瞭!王曉峰抓起包,不管三七二十一邁腿就跑,誰知腳下猛地一絆,整個人摔瞭個狗啃泥,差點兒磕掉門牙,連背包的帶子也斷瞭一根。王曉峰也顧不上疼,哼哼兩聲,爬起來又跑。

不知跑瞭多遠,見終於甩掉瞭追兵,王曉峰長出瞭一口氣,借著朦朧的月光往前一看,他忍不住把剛才吐出的氣又吸瞭回來——那是鑿在懸崖峭壁上的一段小路,不足一米寬。白天走上去都膽寒,這黑天半夜的,他連想都不敢想,這不是要人命嘛!

王曉峰猶豫再三,最終還是咬牙走上瞭這段獨木橋一般的小路,他手扶著裡面的崖壁,腳尖踩著腳跟,一步步往前蹭。也許是受到王曉峰的驚動,一隻宿在崖下的鳥突然「撲棱」一下飛出,嚇得王曉峰「媽呀」一聲撲倒在地,肩上的包脫手掉下懸崖⋯⋯

峰回路轉

終於,狼狽不堪的王曉峰來到瞭山下的公路上。他雙腿一軟,癱倒在地,久久爬不起來,就那麼長一口短一口地坐在那裡喘氣。

好不容易等來一輛車,卻像見到鬼似的躲著王曉峰開走瞭,王曉峰坐在冰涼的馬路上,想哭都找不著調兒。又過瞭好半天,有人趕著馬車「兒兒」過來瞭,王曉峰怕他突然出現會嚇著人傢,先顫悠悠喊瞭聲:「行行好!讓我搭個便車吧!」趕車的老頭兒嚇得「媽呀」叫一聲,撫著胸口說:「你這孩子,打哪兒冒出來的?怪嚇人的!」王曉峰找瞭個很慘的理由,總算搭上瞭老頭兒的車。老頭兒是進城買菜的,剛好從火車站經過。

天麻麻亮時,王曉峰走進瞭火車站,他這才醒悟過來,自己的包掉瞭,除瞭脖子上掛的相機,他已經身無分文。就在王曉峰一籌莫展的時候,突然有人拍他的肩膀,他轉身一看,嚇得差點兒尿瞭褲子,結結巴巴地說:「大⋯⋯大哥,怎麼是你?」

「你這小子!大半夜的你不在我傢好好住著,怎麼不辭而別瞭?害得我媳婦追瞭你好遠,還一個勁兒打電話埋怨我不該半夜走,可我也是沒辦法呀!」

王曉峰聽得雲裡霧裡:「大哥,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男人哈哈一笑,說清瞭事情的來龍去脈:原來,昨天傍晚王曉峰找上門去時,男人正要進城去打工,票都買好瞭,媳婦去給他借路費瞭,等他拿瞭錢就走。他原打算在天黑前趕到山下的妹夫傢,讓他用摩托送自己去火車站,因為火車就一趟,早晨六點發車,早上從傢走根本來不及,晚上路又不好走。偏不偏的,此時王曉峰去借宿瞭,他怕自己一走,傢裡就剩瞭媳婦一人,孤男寡女的,王曉峰不好意思住下,便什麼也沒說,隻好趁王曉峰睡著之後動身;還怕走堂屋的門驚動瞭王曉峰,就從裡屋的窗戶跳瞭出去,摸黑下山。說到這裡男人嘆瞭口氣:「你到底還是不好意思住!其實也沒什麼關系,大傢坦坦蕩蕩的有啥好怕的!」

王曉峰這才註意到男人手裡拿著一把鋸子,亮閃閃的,看來是去做木工活兒的。他臉孔紅瞭又紅,吭哧著說:「大哥,你借我點路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