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親子 > 七歲乞丐女撿到男嬰,姐弟相依為命長大,弟弟20年後成為億萬富豪

七歲乞丐女撿到男嬰,姐弟相依為命長大,弟弟20年後成為億萬富豪

七歲乞丐女撿到男嬰,姐弟相依為命長大,弟弟20年後成為億萬富豪

音律是阿蒙帝國中的一個小小的乞丐,他自懂事起就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是由冰嵐把他帶大的。

冰嵐是一個女孩子的名字,她從小就在這裡乞討,有天黑夜她在回自己窩的路上,一個孩子的哭聲吸引瞭她,她走過去一看,一個還在襁褓中的孩子正躺在路邊夜哭。

她抱起瞭那個孩子,他大概有一歲左右,在黑夜中聲音異常洪亮,冰嵐怕這個孩子是夜裡會凍著,所以把他帶回瞭自己的小窩。

雖然說是窩,說白瞭也就是個乞丐窩,冰嵐七歲喪母,八歲喪父,父母雙亡後沒有任何親人的她隻有乞討為生,但今天她的小窩中又多瞭一人,或者說是一個嬰兒。

回到傢後冰嵐把那個孩子放在自己的床上,奇怪的是這個孩子自從看到她後就沒在哭過,一直都很平靜。

冰嵐看著他那小可愛的模樣笑瞭笑,今天的收獲不錯,一個好心的人給瞭她一個銀幣,這是她自乞討起得到的最多的錢。

時間不早瞭,這時的她應該做飯瞭,因為今天她的小窩中又多瞭一人,所以她要多做些吃的,一歲的孩子應該吃不瞭多少的,果然,吃飯的時候她看到那個孩子隻吃瞭一點就不在吃瞭。

然後她笑著把自己的東西吃完後就試著跟這個孩子交流一下。

「你叫什麼名字啊?」

「抱。。。。。抱。」

孩子張開雙臂,要冰嵐抱他,冰嵐把他擁入懷中,而後有問,「你傢在哪,我送你回傢好不好?」

那個男孩沒有搭理她,而是在她的懷抱中睡著瞭,最後冰嵐隻好把她放進自己的被窩睡覺瞭,雖然冰嵐隻是十來歲,但她的閱歷卻不少,很多同齡孩子不懂的事情她都懂。

第二天,她又問瞭那個男孩的來歷,可一歲多的孩子會說什麼?估計能說個字出來就不錯瞭,所以她隻好放棄瞭。

「既然你沒有名字的話,我就給你取個名字吧?就叫音律怎麼樣?天籟之音,律已己正,以後你就當我弟弟吧,放心,以後有我一口吃就少不瞭你的。」冰嵐笑著道,沒有親人的她特別害怕寂寞,可是現在上天給瞭自己一個弟弟,以後就不會在寂寞瞭。

日子過的很快,一天,一個月,一年,一直到男孩已經七歲瞭,而冰嵐也由一個小孩模樣成長到一個花樣年華的少女瞭,但她不敢顯露出自己的美麗來,因為她知道,自己沒有一點防身的本事,而且還是個平民,所以她隻能偽裝,每天出門前把自己那高聳的胸部束縛起來,然後在臉上塗滿瞭灰塵。

今天的音律特別開心,因為他今天要到瞭兩個銀幣來,要知道普通人傢一個月的生活費也就一個銀幣左右,而他和冰嵐兩個人則可以過幾個月瞭。

他高興的揣著銀幣走在回傢的路上,他在想,今天姐姐要是知道他要到瞭兩個銀幣肯定會很高興的。

「姐姐。」音律到傢門後大聲的喊道。

門開,一個少女模樣的女孩笑道:「音律,回來瞭啊,飯已經做好瞭,趕緊來吃吧,今天我在酒樓裡收拾瞭很多的剩菜,可好吃瞭,快點。」

因為年齡的關系,她已經不需要在去乞討瞭,在城中找瞭一傢酒樓,專門在那裡幫人刷盤子,洗碗,每個月的收入已經夠兩個人生活瞭。

音律開心的進瞭門,然後把自己今天要來的兩個音幣拿瞭出來笑道:「姐姐,我今天要到瞭兩個銀幣,夠咱們生活一段時間瞭。」

冰嵐看著他那充滿陽光的小臉,佈滿瞭灰塵,溫柔的替他擦拭著,「乖,音律,這個錢姐幫你存著,留著以後給你找媳婦。」

「姐姐,媳婦是什麼?」音律抬起自己的小腦袋天真的問道。

「呵呵,等你長大瞭就明白瞭,快點去洗個臉吃飯吧。」冰嵐笑道。

「恩,姐姐,等我長大瞭賺很多很多的錢,蓋個黃金的屋子給姐姐住。」音律笑道。

說完後他就去洗臉瞭,洗完臉後就吃著姐姐給他做的飯,今天的夥食還不錯,所以他吃的非常開心。

「音律,這肉太肥瞭,我不喜歡吃,你吃吧。」冰嵐把唯一的一塊肉夾給瞭音律。

「恩,謝謝姐姐,真好吃。」音律把肉放進嘴巴中嚼動瞭起來笑道。

「音律啊,今天姐姐給你做瞭件新衣服,你明天穿上吧,然後我帶你到諾斯學院去報名,讓你去上學。」吃完飯後冰嵐拿瞭件新衣服給音律笑著道。

這件衣服是她存瞭一個月的工錢買佈自己做的,雖然說是新衣服,但在別人的眼裡卻是連垃圾都不如。

「哇,姐姐,有新衣服穿瞭啊,好耶。」音律接過衣服高興的叫道。

「姐姐,你的呢?你沒有做新衣服嗎?」音律問道。

「音律乖,姐姐這衣服還能穿,不需要在買新的瞭,浪費錢。」冰嵐笑道。

七歲的音律雖然小,但卻很懂事,把新衣服還給瞭冰嵐笑道:「姐姐,我這衣服也還能穿,不需要新的瞭,還有今天我要回來的兩個銀幣,給姐姐買新衣服吧。」

冰嵐聽到他的話非常的感動,他們從小就相依為命,音律的話讓她眼淚都流瞭出來,笑罵道:「傻瓜,這是給你的新衣服,錢已經給別人瞭,還能要回來?趕緊穿上吧。」

「姐,我可以不去讀書嗎?我要賺錢,賺很多的錢,然後讓姐姐穿很多漂亮的衣服,不要你天天在酒樓裡被人罵來罵去瞭。」音律低聲的說道,他小不代表他不知道那些事情,酒樓裡的老板因為看冰嵐沒有父母,所以才可憐她,讓她在裡面洗碗,但那些夥計卻天天的欺負她,讓她有苦說不出,這些音律都看在瞭眼裡,從那時起他就發誓,自己長大後要當一個有錢的人,讓姐姐可以衣食無憂的生活。

讓她可以穿漂亮的衣服,可以像他看到的那些大小姐一樣,化裝,逛街,買東西。

「乖,音律,讀書是好事情,讀書可以讓你有學問。」

「不,姐姐,我不去,你別拿我當小孩子,咱們傢的錢本來就不多,你還讓我去讀書,那咱們以後吃飯怎麼辦?」音律倔強的道。

「啪」

冰嵐直接一個巴掌甩瞭過去大叫道:「你長大瞭?不聽姐姐的話瞭是嗎?那你就給我滾,現在就滾。」

音律那小小的臉蛋上被打瞭深深的五個手指印,但他沒有流淚,因為他知道,姐姐是為他好。

「姐,我錯瞭,我去讀書。」

「嗚。。。。。嗚」

冰嵐抱著音律突然大哭瞭起來,大罵道:「你個傻瓜,姐姐小的時候想讀書都沒錢讀,現在讓你去讀,你還不去,你不知道不識字會被人看不起的嗎?難道你想要一輩子的飯?」

「笨蛋,姐姐不可能陪你一輩子的,知道嗎?」

「小傻瓜,姐姐會不知道你的心思嗎?」

音律被她抱在懷裡一句話也說不出,隻能緊緊的擁抱她,讓自己的姐姐可以痛哭。

占個坑!

諾斯學院是奧裡西斯城最大的學院,很多的貴族子弟都是在這裡上的學,還有更多的窮人也會到這裡來上學,因為想出頭,就必須在諾斯學院裡學習,這是奧裡西斯城最經典的一句話。

今天一大早,冰嵐就帶著七歲的音律來到瞭這裡,今天是諾斯學院的招生日,所以今天這裡來瞭很多的窮人,平民,他們有自己的辛苦錢把孩子送來這裡上學,為的就是有一天能看到自己的孩子有出頭之日。

「叫什麼名字?幾歲瞭?」

「音律,今年七歲。」

「到入學年齡瞭,交十個銅子,然後到那邊報道。」

阿蒙帝國一個銀幣可以換一百個銅子,一個金幣可以換一百個銀幣,十個銅子對姐弟二人來說就是三天的夥食費瞭。

冰嵐帶著音律交瞭錢,然後到新生報道處去瞭,來到報道處後,招生的老師看瞭一眼音律的表格,然後淡淡的說道:「住校交一個銀幣,如果要在學校裡吃飯,錢是另算的。」

「老師,我們自己有傢,就不住校瞭,吃飯的話自己帶。」冰嵐笑著道。

招生的老師厭惡的看瞭他們一眼,「一幫窮鬼,沒錢還讀什麼書啊,吶,這是你的表格,明天還到這裡報道。」

音律眼中閃過一絲怒火,但卻被冰嵐緊緊的抓住瞭他的手,不讓他說話,這麼多年他們二人什麼屈辱沒受過,這些根本不算什麼。

「謝謝您,老師。」冰嵐笑道,然後拉著音律就離去瞭。

那個老師看瞭他們一眼後就開始忙下面的事情瞭,旁邊的一個女老師看不過去瞭怒道:「傑克,窮人就不是人嗎,難道你不是窮人?」

「你小的時候不也窮的啥都沒有嗎?要不是院長好心的收留你,你能有今天?我告訴你,明天那孩子來你跟他道歉,要不我就把今天的事情告訴院長,讓他來決定。」女老師怒道。

「是,是,羅蘭老師,您別生氣,我明天就去跟那孩子道歉,院長他老人傢太忙,還是不要去打擾他瞭。」叫傑克的老師賠笑道,眼前的女老師他可得罪不起,因為她是學院的資深老師,可不是自己這普通老師能比的。

「哼。」女老師說完就離開瞭。

留下傑克一人在那,他眼中閃出一絲怒火,為瞭一個賤民,自己竟然被羅蘭老師罵瞭,那小子,在學院裡以後有的是機會整他,還是先道歉吧。

這時的音律正被冰嵐牽著,走在回傢的路上,音律怒道:「姐,剛才為什麼不讓我罵那個傢夥。」

「音律,乖,隻要你能上學,忍忍又能怎麼樣?等將來出息瞭,在找回今天的面子不好嗎?做人要往前看,今天的一絲成敗不重要,那種人,就算他的本事在大,也走不瞭多遠的,因為他有著一顆污穢的心。」冰嵐笑道。

「好,好一個污穢的心。」剛才的那個女老師在他們身後笑道。

冰嵐和音律回頭一看,隻見一個四十來歲的女人站在他們的身後,他們並不知道這人就是諾斯學院的老師。

「您是?」冰嵐疑惑的問道。

「呵呵,我是諾斯學院的老師,為剛才的事情專門來向你們道歉的,我叫羅蘭。」女老師笑著說道。

「羅蘭老師,您太客氣瞭,又不是您罵我們,用不著道歉的。」冰嵐連忙說道,人傢可是老師,雖然說是道歉,但自己要是托大瞭,別人會更看不起的。

「呵呵,真是懂事的孩子,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冰嵐,這是我弟弟,叫音律。」冰嵐笑著道。

「真是好名字,好瞭,今天就聊到這裡吧,我還有別的事,明天你直接帶著小音律找我就好瞭,別在去找那傢夥瞭,我怕他會為難你們。」

「好的,謝謝您,羅蘭老師。」冰嵐客氣的說道。

羅蘭擺瞭擺手,然後離開瞭。

那個女老師走後,冰嵐對音律說道:「音律,你先回傢吧,我去酒樓工作瞭,中午的時候帶好東西給你吃。」

音律點瞭點頭,冰嵐的工作是在酒樓的廚房裡洗碗,一天就十個銅子,而且非常的辛苦。

冰嵐走後,小音律直接走回瞭傢,把自己的新衣服換下來疊好,然後穿著那身破爛的衣服,在外面的土地上打瞭個滾,把自己搞的臟兮兮的就出去乞討瞭。

冰嵐跟他說瞭很多次,不讓他去乞討,可是他還想多賺點錢,因為他知道姐姐的工作很辛苦,而且又賺的很少,所以他想能要一點是一點吧。

走在秋風城的大街上,這裡是他每天必經的路,看著人來人往的大街,盯著每個人的臉色,這是乞討必須要註意的事。

有些人心情不好,你在上去要的話,肯定會被打的,還有些人則是面帶笑容,那種人就可以上去乞討瞭,因為心情好的人就算不給你錢也不會打你,這是音律乞討瞭幾年的經驗。

這時他看到瞭一個目標,一個面帶微笑的婦人,身後跟著一個女仆,他走向前道:「求求您,給點錢吧,我已經三天沒吃瞭。」

音律那小小的身材,加上他那瘦弱的臉蛋,看起來非常的可憐,婦人看瞭他一眼對身後的女仆道:「給他點錢吧,這麼小就乞討,肯定很可憐。」

「是,少夫人。」女仆說道,然後掏給音律一個銀幣。

小音律開心的接過銀幣感激道:「謝謝您,夫人,祝您青春長駐,永遠年輕。」

「呵呵,好甜的小嘴啊,在賞一個銀幣。」

「謝謝,謝謝您。」

小音律接過銀幣然後就離開瞭,今天的運氣不錯,剛出門就碰到個大財主。

他把銀幣小心的裝入口袋中,而後又找下一個目標,這時他看到瞭一個肥碩的胖子走瞭過來,紅光滿面,而且是笑著走的路,連忙上去說道:「大爺,您長的好威武啊。」

胖子聽到他的話哈哈大笑:「小子,真會說話,對,我就是威武,哈哈,吶,給你個銀幣,去買東西吃吧。」

「謝謝,謝謝您,大爺。」音律鞠躬說道,而後又把銀幣放進瞭口袋,然後就到墻角那坐在那裡,今天上午是不能在要瞭,因為你要的多瞭,別人也會盯上你的。

「嗨,音律,怎麼傻坐在這裡啊?沒去乞討嗎?」 

正在他休息的時候一個聲音從他身邊響起,他轉過頭去,看到一個跟他差不多的乞丐坐在瞭他旁邊。

「恩,今天沒好人,所以隻好坐在這裡瞭。」乞丐的規矩,同行之間不能說真話,因為別人要是羨慕瞭,嫉妒瞭,說不定會給你搗亂,這是切忌之事,音律很瞭解這一點。

「喂,你聽說瞭沒?昨天城東的那幫人偷瞭人傢的一個好東西,被人殺瞭,咱們要不要去看看,說不定能撿個漏呢。」小乞丐笑著說道。

音律聽的非常心動,偷盜這樣的事情在乞丐堆裡是很正常的,但被逮到的下場卻是很慘的,不過能去撿點東西應該是沒事的。

「恩,我去。」

「好,那就走吧。」

小乞丐拉著他就往城東走去,這裡的乞丐都是住在一起的,一個破房子裡正常住瞭二十多個乞丐。

「就是前面瞭,咱們逮會從後面進去。」小乞丐指著一個破房子說道。

音律點瞭點頭,這樣的事情他也沒少幹過,反正不偷不搶,沒人要的東西他當然要拿點瞭,這也是乞丐的規矩。

進瞭破屋子後,小乞丐就跟音律分開找東西瞭,音律發現小乞丐找東西的時候專挑墻角的地方去找,他知道這是每個乞丐的慣病,藏東西都喜歡藏在墻角的地方,因為覺得心裡塌實。

但有些聰明的人卻不這麼想,雖然墻角塌實,卻很容易被別人找到,音律就是這樣的人,所以他不找墻角,專找一些光亮的地方,所謂危險的地方就是安全的地方嘛。

他來到一個小鍋的旁邊,發現那堆木頭裡竟然有一個小包袱,連忙拿起看都沒看,往懷裡一揣,然後裝作什麼都沒找到的樣子,繼續尋找。

小乞丐也沒時間註意他,而是專心的找著東西,現在的音律非常開心,沒想到一來就有收獲。

他把剩下的地方都找遍瞭,也沒找到什麼東西,「喂,我要回去瞭,一點東西都沒找到,浪費時間啊。」

「啊,那你先走吧,我在找一會。」

「好。」音律說完後又從後面的墻洞鉆瞭出去,然後直接撒腿就跑,害怕那傢夥發現自己找到瞭東西。

他跑到一個小巷子裡,然後拿出包袱打開來一看,竟然發現有十多個金幣在裡面,天啊,這可是十多個金幣啊,城東的那幫傢夥到底偷瞭誰的東西,竟然這麼多錢,怪不得會被殺呢。

他看到金幣下面還有東西,也沒多想,把包袱又疊瞭起來放回瞭懷中,向著傢的方向跑去。

那個破房子中,小乞丐還在翻著東西,嘴裡念叨著,「媽的,怎麼一點東西都沒有,不會這麼背吧。」

突然一個人從正門走瞭進來,看著小乞丐問道:「小子,找到瞭嗎?」

小乞丐看著來人緊張的道,「找到什麼瞭?大爺別誤會,我跟他們不是一夥的,我隻是來揀漏的。」

「你以為我會信嗎?你們的膽子也太大瞭,竟然敢偷我的東西,真是找死。」男人陰森森的說道。

小乞丐一聽,壞瞭,這傢夥對自己起殺心瞭,這時就算哭死他也不會心軟瞭,跑,對,跑。

想到這裡,小乞丐起身撒腿就跑,但那人的速度比他更快,一下字沖到他的面前,一劍刺破瞭他的胸口。

小乞丐倒在瞭血泊中,幸虧音律走的早,要不今天也死在這裡瞭,這是他現在唯一的想法。

男子把小乞丐刺倒後,在他的身上翻瞭一下,發現什麼都沒有,怒罵道:「媽的,這幫小傢夥到底把東西藏哪瞭,要是找不到,回去肯定會被罵死的。」

破房子中發生的一切,音律並不知道,這時的他正高興的走在回傢的路上,十多個金幣,不隻自己可以讀書瞭,連姐姐也可以瞭。

回到傢後,他發現姐姐還沒有回來,他把門關好,然後拿出瞭那個小包袱,把裡面的金幣拿瞭出來數瞭一下,足足十六個金幣,音律發誓,他這麼大都沒見過這麼多的錢,高興的把金幣收瞭起來,然後把包袱裡的東西倒瞭出來,發現一本書和一根笛子,書上寫什麼字他不認識,因為沒讀過書,但就算他在傻也知道這是好東西,因為那笛子是玉做的,笛身摸上去又軟又滑,如果他對玉有研究的話肯定會震驚,軟玉可是玉中極品,就算千金也很難買到一點,而這笛子整個玉身都是軟玉雕成的,價值連城啊。

他覺得這些東西不能露白,或則必招來殺身之禍,因為城東的那幫傢夥就是例子,連忙把那跟笛子和那本書收在瞭床底下,打算等姐姐回來後在商量該怎麼辦。

而包笛子和書的那塊佈,他直接放火給燒瞭,這叫不留下任何的證據,讓別人查都查不到,這是當乞丐多年的經驗。

中午的時候,冰嵐回來瞭,音律把事情的經過告訴瞭她,畢竟都是乞丐出生,這些事情冰嵐比音律還精。

「東西放哪瞭?」

「床底下。」

「包東西的佈呢?」

「燒瞭。」 關註:鬼才G小說 回復:姐弟 在公眾號上就能看連載瞭

「恩,不錯,有誰知道你拿瞭東西?」

「誰都不知道,我拿瞭東西就走的。」

「那就好,明天咱們直接去諾斯學院上學,這件事情就當沒發生過,知道嗎?」冰嵐囑咐道。

「知道瞭,姐,吶,這是十六個金幣,還有三個銀幣是我上午乞討來的。」音律把全部塞給冰嵐說道。

冰嵐接過錢看都沒看,直接塞進瞭口袋,她現在非常的激動,這麼多年的理想終於要實現瞭,自己也可以去讀書瞭。

而後音律又把笛子和那本書拿瞭出來,可惜的是兩姐弟都不識字,隻好把它們又收瞭起來。

「音律,這件事千萬別說出去知道嗎?這個笛子肯定很值錢,但咱們不能拿出去賣,城東的那幫傢夥就是例子。」冰嵐嚴肅的說道。

「知道瞭,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