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美文 > 周志祥:人生在外|散文

周志祥:人生在外|散文

人生在外,誰不經歷風雨?人生在外,誰不為生計所迫?人生在外,健康與開心才最重要!

原創聲明:作者授權原創首發文學天空,侵權必究。

作者簡介:

周志祥,湖北省大悟縣四姑鎮橋邊村,熱愛文字,喜愛寫些隨筆,願用筆尖耕耘一方小小的天地,溫暖自己,更溫暖傢人!

周志祥:人生在外|散文

散文天地:

周志祥:人生在外|散文

圖片選自網絡

我的傢鄉在湖北省一個僻靜的小縣——大悟,是全國有名的將軍縣,徐海東、劉華清等先輩都讓我引以為豪。這裡是我生命孕育的地方,哪裡有山,哪裡有水,哪裡有路,哪裡有人傢;哪裡的山峰最高,哪裡的山凹有泉眼,哪裡的山路幾道彎,我都記憶猶新。

  崢嶸歲月,沒有戰場的金戈鐵馬,一身戎裝的我在沙漠腹地的南疆歷練兩年,那裡恰似異國他鄉,如今已去十載有餘,我仍舊懷戀!夕陽在沙漠邊緣落下,那些身影高大挺拔,我的情感在此堆積,為瞭不願分別的戰友,我流淚,為瞭分別後的聚首,我久久地期盼。說不上那是一塊傷心地,卻讓我學會成長與堅強。

  卸下盔甲,躊躇滿志,以為自己可以獨當一面,獨自撐起一片天空,去開創理想的天地。南下廣東、武漢,外面世界的無奈讓我趾高氣昂的心突地跌進萬丈深淵,我有些茫然,不知所措。萬人廣場中,我是那麼渺小,幽靜小巷裡,我是那麼無助。我該何去何從,我的雄心壯志象被無情現實打入地府,無法翻身,我恨命運捉弄人,我恨自己生不逢時,我恨我無能為力!

  人生註定在外漂泊,重拾行囊,重整旗鼓,我去瞭江南小鎮。那裡可謂人間天堂,靈山秀水,人傑地靈,在日新月異的生活中變得更加活力。生活真是精彩,我快被時代遺棄,我迫不及待地追趕潮流,卻總是落伍。物欲橫流,人情冷暖,我學會瞭冷漠,孤獨又伴我而來。算瞭吧,對自己放開些輕松些,欣賞美景吧:小橋流水,亭臺樓閣,隨處可見,古樸與現代巧妙結合,一步一景,一景一畫,一畫一詩。

  人生註定漂泊在外,輾轉反復,為瞭生活,四處奔波。北上的列車穿過無數的山洞,呼嘯而過,來到太原,已近十載。生活工作的感慨交織如絲,一事一思,一思一慨,當時的心情真真切切,如縷如思。

  暫住太原,沒有傢鄉的嫻熟,沒有沙漠的奔放,沒有南國的前衛,沒有江南的溫柔。

  物欲橫流,生活所迫,我隻好隨波逐流。生活原本不盡如人意,工作也就該辛苦一點,瑣事繁雜,沒有頭緒。幾乎不定時奔往山西各地,不斷接觸各色人物,自然人情冷暖體味甚多,做人難,人生在外————難!日久天長,習以為常,我得學會如何去應付,好在接觸的人北方人居多。他們的性格,猶如這裡的天氣,陰晴冷暖,不加任何修飾,說來就來,是那麼豪爽,在是與非中不夾帶一絲雜念。他們的真誠與熱情,總讓我感到溫暖與真情無處不在。

  常常倍受冷漠,我習慣在車上倚窗而坐,任風吹,任車來車往的嘈雜帶走我的煩惱。我又開始思考人生,命運總是如此捉弄人,也許人生應該如此,人生也本該如此,這才是滋味人生吧!汔車一次一次把我帶離遠去,又把我送回來,那遠行的路就像一根無限長的繩索,一頭牽著我,一頭牽著傢人,出門時我把它放的很長很長,回傢時,我又把這根繩索急切而幸福地收在心裡。風繼續吹,柏油路兩邊長得最高的是挺拔的白楊,它在我的工作中隨處可見,它像我一樣,那麼平凡,卻又是那麼堅強。它偉岸的身軀阻擋瞭肆虐的風沙,是北方無限的風景。最柔美的是飄逸的垂柳,長長的枝條好似少女的秀發,隨風飄揚,嫵媚動人。

  山西,這邊風景獨好,是我在艱辛工作中的最大的發現。喬傢大院甚是有名,經常路過,卻不曾親臨;清徐的醋,祁縣的梨;平遙古城等名勝古跡數不勝數,卻都不過是我腳下的禁地,眼中的過客。

  冬天去瞭,我在煎熬中看到瞭希望,我看到瞭傢鄉的山,傢鄉的水,還有駐守瞭幾輩人的參天大樹。他們從未離棄我的鄉親,也從未受過冷遇,這是幸福!

周志祥:人生在外|散文

本文初審:胡偉

本文校對:張學文

作品插圖:選自網絡

周志祥:人生在外|散文

文學天空精彩回顧:

劉學彥:大雨|短篇小說

張海龍:沾瞭酒的嘴|短篇小說

周志祥:初夏夜之夢|散文

張學文:早點回傢|散文(朗誦:逸宮)

楊雪榮:故土難離|散文